假陵光那个素素

【离光】都是狐狸精,跟谁玩聊斋呢!10.0

月汐是个熊孩子:

“占卜之后,陵公子与离君的八字真是天作之合。族中长老们也对这门亲事甚是满意,这是离君定的婚期,还请魏先生过目。”


陵光接过看了一眼,在十日之后。“这日子是离君定的?”


“是也不全是,长老们亲测了几个吉日,具体的日子是由离君来选择。”


“那边这样吧,其余的都交由叔父定夺。”陵光起身欲离去。


“在下请来了狐族手艺精湛的绣娘来为公子缝制婚服。”


“有心了。”陵光心情沉闷,也不管失仪与否就离开了。


也只是说那绣娘的手艺确实精湛,拿了陵光的尺寸去,不消五日便将婚服制好送了来。试穿之时,发现婚服以正红为主,其刺绣却是以紫色为主。“一般这婚服上的绣样多以金线所绣,为何这上面是紫线?”


绣娘:“瑶光请我时,离君拜托我要用紫线。只因天璇崇紫。”


“即是离君交代,那你定见过离君。他是如何?”


绣娘:“公子是问离君的相貌么?”


“关于他的相貌,我听的耳朵都起茧了。说些其他吧 ”


绣娘:“我只从婚服上来讲,离君对公子是真的上心。”


「不过是联姻,也不在乎什么上不上心。」


从柜中拿一件衣裳准备将婚服换下,却从中掉出了一本话本。是早些时候看的那本,之后就找不着了,原来是放在了这里。


当初自己也是因这本话本而邂逅了慕容,一想到慕容,陵光心里有个念头「去看看吧,再见最后一面便放弃吧。」


一旦有了念头就像鱼刺梗在喉一样越来越强烈,匆匆换了件衣裳,去慕容的家里看看。


一落地,陵光就觉得与之前来有些不一样。屋内家具已有一层薄灰,提示慕容已经几日未归了。


有些颓然的坐在凳子上,四下打量着屋子的摆设,与自己离开前并无分别。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竟是连最后一面也没见着,我与慕容的缘分可能只有如此。”


出了门,陵光径直离去,没有回头。




好想快点写完啊。。。婚车什么的我能找代驾么?

评论

热度(52)

  1. 假陵光那个素素月汐是个熊孩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