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喵无素

一只摄影君,微博ID:摄影君无素。热衷于在乐乎上看文🤫,当然也欢迎大家找我约片,坐标武汉,设备:GFX50s

【离光】一个关于陵光被“强”的梗

Miss. 無 心:

猝不及防的梗就这么被我写下来

————— 下划线 —————

慕容离格外喜欢红色的事物,颜色越鲜艳他便越喜欢。他的发冠上镶嵌着红玛瑙;他的衣物从来只用胭脂石印染;他极为真爱的发簪用了上好的血玉。

不过现在,他又有了新嗜好 ——

“穿上”

“... ...不穿”

慕容离自顾自地将方才被人毫无怜悯摔在地上的红衣弯腰捡起,踱步走至他面前。

“一天不穿,就杀一人,两天不穿,就杀两人... ...”

慕容离弯下身子,谪仙般的面容几乎要贴上那人挂满泪痕的脸庞。

慕容离突然想笑,却只是扬了扬唇角。

“陵光,你猜天璇的百姓能任由你强撑几天?”

“慕容离!... ...”

终于面前的人动怒地冲他吼道,然而他却万般满足伸手一把掐住那人纤细白皙的脖颈,力道控制地却是恰到好处。

—— 他慕容离,怎会让眼前之人就这么轻易死掉?

—— 想都别想。

“现在,你觉得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么?... ...”

“孤王... ... ”

慕容离能感觉到那人开口却突然顿挫,片刻后方又见人缓缓开口,语气中满是隐忍与愤恨,像极了那时国破家亡的他。

“... ... 我陵光,总有一天要将你慕容离碎尸万段!”

慕容离倒是不紧不慢地拿下掐住人的手,掠过肩处时毫不留情地将那人身上唯一残存的衣物撕下,这才满意地又将手中红衣缓缓披在人肩侧,嗤笑道。

“我,等着”











【钤堃/离光/啟裘】红线牵(四)

环佩叮当:

仲堃仪在连夜收拾行李。 


他从小就在这个家里长大,如今要走,虽说离开不久,但是还是很舍不得。东拿一样西拿一样,很快东西就铺满了大半张床。 


他愣了下,苦笑了下,最后还是只在包裹里塞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并几本常看的书,又将家里所有的银子和铜钱贴身藏好。 


正打算睡下,屋外传来了三长两短的猫叫声。 


仲堃仪一愣,轻叹一声,还是轻手轻脚地掩了门出屋。 



孟章站在仲家不远处的一颗槐树下焦急地等着,一看仲堃仪便迎了上去。 


“仲哥哥。” 


仲堃仪看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绿色衣衫,不由皱眉。 


“怎么出来也不披件披风?虽说如今是四月了,但大半夜的还是凉得很呢。” 


孟章苦笑道:“我是从后门偷溜出来的。仲哥哥,那张借条是苏翰从我家的管家那拿的。你也知道,那管家虽说是我家的,但早就被苏翰收服了,我这个孟家的当家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仲堃仪轻叹一声,真心实意地为孟章担忧。 


孟章父母早逝,虽在舅舅苏翰的帮扶下幼年便当上了孟家的家主,但孟家却被苏翰给把持住了,孟章的身份着实尴尬。 


仲堃仪和孟章是青梅竹马的幼年玩伴,一直把他当作自个的弟弟,自然是为他着急,只是也没什么办法帮他摆脱苏翰。 


仲堃仪将明日就离开的消息告诉了孟章。 


孟章虽然不舍,但还是说道:“苏翰这人是个睚眦必报的,你出门躲上一躲也好,只是明儿我不能去送你了。” 


仲堃仪和孟章略说了几句话后便催促着他回去了。 



仲堃仪小心地掩上了门,一转身就看到黑暗中有一双明亮的眼神正看着他。 


仲堃仪被吓了一跳,背紧贴着门,定睛一看,原来是公孙钤,这才安下心来。 


“原来是公孙公子。” 


公孙钤点亮了蜡烛,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起来喝点水,看到你在关门便没出声,吓到你了吧?” 


仲堃仪轻拍了拍胸口,笑道:“我向来胆子大,倒是没吓着。” 


“仲公子,你唤我公孙兄就可,别太生份了。” 


仲堃仪定定地看着公孙钤,笑道:“好。公孙兄也唤我仲兄便可。” 


两人相视一笑,自有一股默契在其中。 



因着陵光,等大家吃好早饭上了马车的时候都已经辰时二刻了。 


仲堃仪一大早就去邻居们那托咐了一番,只道自己陪几位贵客出去游玩一番。 


众邻居们心里也有数,纷纷答应会帮他看顾宅子。 


陵光拉着裘振往马车里一躲,留公孙钤和仲堃仪两人有说有笑地驾着马车。 


陵光嘟着嘴抱怨道:“坐马车坐地实在是闷气,到了下个市集很应该买上两匹马,也好放放风。” 


裘振摆开棋盘,笑道:“这样也好,省得你愈发懒散了。” 


陵光不依,拉着裘振的手臂一个劲地摇。 


“我哪里懒了?我天天都有在练习内功呢。” 


“是是是,好在你的轻功足够好。”裘振看着他笑道,“一流的轻功,二流的暗器,三流的剑术。” 


陵光得意地笑道:“我觉得我的轻功可称超流了。再说了,轻功好别人根本就打不到我,打不过就跑,然后再去找你和师兄给我报仇。” 


裘振无奈地摇了摇头,眼神中满是笑意。

【毓执】抱歉,抢错婚了(下)

立风er:

@泪慕血兰 我写完了 嘿嘿嘿(*ˉ︶ˉ*)


    毓埥坐在大门前揉着脸上的伤口,执少爷下手还真狠,仅仅碰了他嘴唇一下险些被打成猪头。
   慕容离扶着腰肢酸痛的陵光一路打情骂俏着回到家中,掏出钥匙正打算开门时低头看见他家大侄子正坐在门口种蘑菇。
   “阿离……这怎么还有个流浪汉啊。”陵光被他吓了一跳,退到慕容离身后,紧紧搂住他的手臂,“要不要赶走他。”
   “没事。”慕容离在他脸颊印上一吻,安抚道,“别怕,这是我大侄子,其实他人不邋遢就是胡子长了点而已。”
   “小叔回来了啊!”毓埥咧嘴一笑,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先进去吧,”慕容离扶着陵光坐下,细心的为他垫好靠枕,“毓埥,这是你小婶婶陵光。”
   “婶婶好。”
   “……这什么称呼,我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
   “我觉得不怪啊。”
    “算了,不跟你扯这些了……执明人呢?你们不是把他拉回来了吗。”
    “怎么?一会不见你未婚夫想成这样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一提到执明,执明就从卧室走出来,他刚在浴室洗了个澡,胡乱套了件衬衫出来,尚未擦拭的水珠挂在发上,愈发诱人,毓埥仿佛看痴了,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陵光见状暗骂执明一句后一把捂住慕容离的眼睛,“阿离别看,辣眼睛!执明……快把你衣服穿好。”
    “害羞个屁,不是小时候咱俩光腚下河游泳的时候了。”执明气呼呼走到毓埥跟前,看到他那副痴汉表情很想再给他一拳,琢磨了一会这打他一下自个手也疼的很,于是没再动手,“你起来!坐我裤子了。”
    “哦。”毓埥挪了个地方,方便执明穿上裤子。
    陵光这才把手拿开,慕容离从刚才起一头雾水,搞不清发生了什么。陵光刚要解释什么,又听见执明贱里贱气的说道,“啧啧,这就是你那个很帅的男朋友?看着也不咋地,小娘炮嘛。”
    陵光冲他翻了个白眼,白天坑他的那点愧疚感都磨尽了,只想冲他说一句,活该!“你别贫了,我就是告诉你一句,这几天你别回家了,执叔说你敢回去他就卸了你的腿。”
   “WTF?”“开始是我对不住你,忽悠了家里说这大胡子是你男朋友……”
    执明听后有些火了,“你瞎扯了什么?明明是你交男朋友想逃婚的,干嘛要我背锅。”
    “我知道这对不住你……但我当时没想这么多啊。”陵光说道,“后来我也替你说话了……可你平时不正经惯了,他们也不信我了。总之,你这几天先别回去了,自求多福吧。”
     “啊!算你狠!”慕容离将陵光护在身后,躲避开执明盈满杀气的眼神,“这事是我们叔侄的不对,害得执少爷有家难回,不如这几日先在这住下吧。”
    执明想了想,他那几个狐朋狗友怕已经被父母监视着了,过去也确实不安全,便答应留下了,一直未曾言语毓埥见他点头后眼中一亮。
    没几天执明就后悔了,就在这真是个错误的决定!每天看着他的冤家竹马抱着男友秀恩爱,简直辣眼睛!还好昨天陵光以心情不好出去走走为由忽悠家里,拉着慕容离出国旅游双宿双飞了,不然真的要闪瞎眼了。
    他俩这一走,另一个麻烦又来了。毓埥现在成天跟在他屁股后头,饿了送饭,渴了倒水,上厕所还给递张纸,粘的他心烦。
    在一次在他上厕所毓埥开门递纸之后,执明终于忍不住了,指着他鼻子大吼一句,“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
   “不能。”毓埥笑了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你既然知道人皆爱美就离我远点。”执明吼道,“胡子拉碴的丑死了,我看见就心烦。”
    毓埥脸上的笑容凝住,低头若有所思。
    夜里执明躺在床上,想起这几日毓埥的关怀以及今天失落的眼神,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要不……明天跟他倒个歉吧。”
   执明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端着东西推门进来。执明伸伸懒腰,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谁啊?”
   “早啊,饿了没?”
   “毓埥……这么早送什么饭……卧槽!你你你是不是毓埥?”执明睁开眼看见毓埥的模样大吃一惊,“帅哥你谁?”
    毓埥冲他笑了笑,“我想了想还是把胡子刮了吧,这样你看着也舒心。”
   没想到他刮了胡子那么帅!执明窝在被子里看着床边笑容灿烂的毓埥,“别说,你刮了胡子……还真挺帅。”被这样的毓埥粘着,感觉好像不错呢。执明心想着,便不再抗拒他的示好。
    三个月后,慕容离和陵光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刚一开门看到的便是这幅景象——执明躺在毓埥腿上玩着手机,毓埥坐在一旁给他递上剥好的瓜子,时不时的偷偷在他脸上摸一把占个便宜,再被执明不耐烦的拍开。
  “啧啧”陵光看了眼慕容离,“怎么着,你大侄子这是把执少爷拿下了?”
    “可能吧……”单身大侄子终于拐到对象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恭喜执少爷搭上新欢咯。”
     执明看了眼被爱情滋润的愈发圆润的陵光,笑道,“既然你跟他们说我和毓埥有一腿,横竖我解释不清楚,不发生点什么这黑锅不就白背了。”
    “嘀嘀嘀。”也不知道谁的消息,执明打开手机看了眼,三个月没联系的父亲突然发过来一条短信,“回来吧,爸也跟陵家聊了很多,还是你们开心就好。”执明盯着短信笑出了声,起身抱住毓埥狂亲一通,“明天跟我回家,不许拒绝啊!”
   
   
  

【毓执】抱歉,抢错婚了(中)

泪慕血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胡子可以的!第一次就亲上了!!!野男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立风er:



@泪慕血兰 (๑•ี_เ•ี๑)大概……我还对自己明天结束有信心 




   悠扬的乐声戛然而止。
   陵光呆呆的站在中央看着这一出闹剧,前几日明明跟慕容离串好了呀,他都做好逃婚的准备怎的抢婚人拉起执明就跑了?
    眼瞅着执明被拉走,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言。陵母看向陵光,欲言又止,陵光见势不妙,一咬牙心想着,只能对不住执明了。干脆狠狠掐了下自个大腿,哇的一声大哭道,“执明你个大骗子!口口声声说跟大胡子分手了,这会又跟他跑了,让我怎么办啊!啊〒_〒不结了这婚不结罢了。”
    哟,原来那个大胡子是执少爷男友啊。众宾客听后三三两两聚一块窃窃私语,“执少爷也真是,平时没个正形也就罢了,婚姻大事还当儿戏,就这么跑了,白白让人看了陵少爷笑话。”“可不是嘛,真是可惜了陵少爷。”“诶,我之前可听人说陵少爷也……”“嘘,别乱说,这怎么可能,陵少爷怎么样的人大家看的通透,他是万万做不出这等混账事的,倒是执少爷……”
    执父听着旁人的议论气的浑身发抖,狠狠一拍桌子,“小兔崽子长本事了,今还敢跟野男人跑了,等回来有他好看的。”
    陵光被他突如其来的一拍吓了一跳,赶忙说道,“不不不……叔叔您别冲动,其实这事都怪我。”
    “怪你?”
    “对……怪我啊。”众人目光集中到陵光身上,陵光心里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终于还是没能说出实情。执明,对不起了!“怪我……我明知婚姻之事不能强求,早该成全他俩,同家里解释清楚好退婚的。”
    执父听着点了根烟,深深吸了一口,闷了好久才吐出来,“陵光啊,你也不用替他说话了,没事。”
    陵光听后松了口气。
   “让他走,他敢回来我卸他一条腿!”
    执明这一觉睡到夜里才醒来。
    起身后按了按还有些晕眩的额头,打量着陌生的房间,“这是哪……”执明回忆着白天婚礼上的场景,暗骂了一句,“卧槽!陵光他男朋友把我劫这来干嘛!”
    “你醒啦。”大胡子端了碗面进来,“随便吃点吧,饿一天了。”
    “莫名其妙把人劫这来也不给个交代,吃什么面!不吃!”咕噜……执明嘴上硬气的很,肚子却不争气的抗议着,执明看了看胡子兄手上的面,嚯!还有个煎蛋。不行了,饿过头了,闻着好香啊……
    毓埥把面放到桌上,笑着赔了个不是,“不好意思啊…我这没看清劫错人了。”
    哼,就这一句话不够。“不吃!”
   “我原是想抢陵光的,但我之前没见过他,不注意抢错了。”
    “你没见过陵光?你不是他男朋友吗?”
    “我可不是。”毓埥说道,“陵光是我小婶婶,我这趟是替小叔叔去的。”
    “好吧,我暂且信了。”饿了这么久没必要跟吃的过意不去,执明赶紧坐到桌子跟前拿起筷子就要吃,“哎哟……我这手腕被你攥的生疼现在筷子都拿不住了。”
    毓埥看了看他手上几道青痕,想想自己拉人时确实没轻没重的,也坐到桌前接过筷子,“我来吧,怎么着也是怪我下手不知轻重伤了执少爷。”
    执明从小被人伺候惯了,对此并无异议。
    毓埥挑起一筷子面送他跟前,可执明一直不张嘴,弄得他不知该怎么是好,“你这……怎么不吃。”
   “这么烫当然不能吃了,你就不会吹凉吗?”
    得,还真是抢了个小祖宗。毓埥没辙,认命的给他吹凉了再送过去。执明这才张嘴咬住筷子,咀嚼的同时不忘命令,“别忘了鸡蛋。”
    “哎你离我近点,我是长颈鹿吗还得伸着脖子吃饭。”
    毓埥干脆端着碗进挨着他坐下,喂他吃完一整碗面。许是坐的太近,他不自觉的盯着执明,看着他浓浓眉毛下眨巴眨巴的大眼睛,那双眸子格外亮,仿佛晴朗夜里闪烁的星辰,“执少爷长得可真好看。”
    “嗯?”执明咽下面条,得意的咧开嘴角,“胡子兄,你很有眼光啊!我就是长得好……”
     这一张一合的小嘴分明在诱人亲吻,毓埥想着欺身上去堵住他未出口的话语,执明觉得下巴被扎的痒痒的,不自觉闭上双眼。
    “我叫毓埥,不叫什么胡子兄。”
    抢婚事件之后,执陵两家聚一块商议了许久,陵光被留在酒店看的死死的,执家父母生怕他想不开自责,拉着他劝了好久。
    对此,陵光真是无语急了,好说歹说才以心情不好想散散心为由拜托了双方家长。
    “呼,总算能松口气。”陵光自个出了酒店,一手扯下领带,这东西也是勒的人难受。刚出门走到某处时突然被人一把搂住横抱着进拐角。
    “谁?”陵光手脚并用胡乱挣扎着,过会便被人吻上。陵光停下动作,搂住那人脖颈,感受着他熟悉的气息。
    “陵光,你还好吧。”累了一天的陵光听到这话当即红了眼眶,撒娇道,“阿离你怎么才来。〒_〒”




   


【毓执】抱歉,抢错婚了(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

立风er:

@泪慕血兰 (*ˉ︶ˉ*)么!你的毓执生贺  争取生日前写完╭(°A°`)╮大概。。I can


    执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难得梳的整整齐齐,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西装,正经的自己都要认不出了。
   “真是想不到,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婚了。”执明挠头,看向一旁眼眶通红的陵光,贱兮兮的问道,“你那个很帅的男朋友呢?你结婚他来不来捧场?”
   “闭嘴。”陵光坐在一旁攥紧衣角,强压住给他一拳的冲动。冷静,一定要冷静,大不了典礼结束打死他!
    悠扬的琴声响起,方才还剑拔弩张的两人此刻已挽着手走上红毯,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仿佛一对终成眷属的恩爱情侣。
   乐声继续。执明和陵光站在酒店中央,“深情”对望。
   “执先生,你愿意与陵先生结为夫夫吗?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
    “他不愿意!”
    众人惊呼一声,执明寻声看向门口,只见他体型壮硕胡子拉碴的,看着就不好惹,“这就是传说中那个长得很帅的陵光男友?”执明心想,原来陵光喜欢狂野派的,啧啧,真是品味独特。
    陵家爸妈知道自家儿子爱上了一个破产的穷小子,听说还是个搞音乐的,看来人胡子拉碴的一股子“艺术家”气息,当下就想到是他来抢婚了。陵妈喊了一嗓子,“别愣着!保护新人啊。”说着就要围上去。
   大胡子见状赶紧冲过去拉起人就跑,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大胡子拉着人跑了一路,执明在后头累的气喘吁吁得也不见他停下,狠狠拍开他的手“卧槽!你拉我跑干嘛?”
   大胡子揉揉手背回过头去,错愕的问道,“怎么?你还想结婚?”
   “我就想结了怎么着,有能耐你拉他走啊,拽我干嘛。”
    哎!心疼小叔叔看错人了。大胡子叹了声气,干脆一手劈晕了执明扛在肩膀上,“就算你变心了,也得把你带回去给小叔叔交代,得罪了。”
    怎么还不回来,难道是抢亲失败了?一向自诩沉稳的慕容离在房内度来度去,心急如焚。早知道他亲自去了,也不知道大侄子靠不靠谱能不能把他媳妇劫回来。
    “小叔叔,我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悬在慕容离心口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赶紧给毓埥开门,“你婶婶带回来了吗?”
   毓埥指了指肩上,“人带回来了……可是”
  “什么可是,你怎么把他打晕了!赶紧把人放下来。”
   看见慕容离这般重视,毓埥有些犹豫该不该告诉他那人已经变心。哎,算了……反正他只负责把人带回来。
   慕容离指挥着毓埥小心将他放到床上,温柔的替他撇开挡在眼前的碎发,待看清正脸后手上的动作骤停,慕容离脸色一沉,气冲冲的跑到门外揪住刚要坐下休息的毓埥。
   “我让你把陵光劫回来,你这拉的是谁?”
   毓埥一脸茫然,“啊?”
   “我不是给你看过他照片吗……这怎么还能把人劫错。”
    毓·轻微脸盲·埥回忆了一下婚礼上的场景,好像确实那个白西装更像照片上的小婶子一点,十分抱歉的低下头,“对不住啊,小叔叔。当时场面太混乱……我一时抓错了……”
   慕容离扶额,“算了,把他劫来这婚也结不成了,你看着点里面那个别让他跑回去,过会儿我再联络联络陵光。”
    这大侄子,还真不靠谱。
   

【离光】都是狐狸精,跟谁玩聊斋呢!10.0

月汐是个熊孩子:

“占卜之后,陵公子与离君的八字真是天作之合。族中长老们也对这门亲事甚是满意,这是离君定的婚期,还请魏先生过目。”


陵光接过看了一眼,在十日之后。“这日子是离君定的?”


“是也不全是,长老们亲测了几个吉日,具体的日子是由离君来选择。”


“那边这样吧,其余的都交由叔父定夺。”陵光起身欲离去。


“在下请来了狐族手艺精湛的绣娘来为公子缝制婚服。”


“有心了。”陵光心情沉闷,也不管失仪与否就离开了。


也只是说那绣娘的手艺确实精湛,拿了陵光的尺寸去,不消五日便将婚服制好送了来。试穿之时,发现婚服以正红为主,其刺绣却是以紫色为主。“一般这婚服上的绣样多以金线所绣,为何这上面是紫线?”


绣娘:“瑶光请我时,离君拜托我要用紫线。只因天璇崇紫。”


“即是离君交代,那你定见过离君。他是如何?”


绣娘:“公子是问离君的相貌么?”


“关于他的相貌,我听的耳朵都起茧了。说些其他吧 ”


绣娘:“我只从婚服上来讲,离君对公子是真的上心。”


「不过是联姻,也不在乎什么上不上心。」


从柜中拿一件衣裳准备将婚服换下,却从中掉出了一本话本。是早些时候看的那本,之后就找不着了,原来是放在了这里。


当初自己也是因这本话本而邂逅了慕容,一想到慕容,陵光心里有个念头「去看看吧,再见最后一面便放弃吧。」


一旦有了念头就像鱼刺梗在喉一样越来越强烈,匆匆换了件衣裳,去慕容的家里看看。


一落地,陵光就觉得与之前来有些不一样。屋内家具已有一层薄灰,提示慕容已经几日未归了。


有些颓然的坐在凳子上,四下打量着屋子的摆设,与自己离开前并无分别。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竟是连最后一面也没见着,我与慕容的缘分可能只有如此。”


出了门,陵光径直离去,没有回头。




好想快点写完啊。。。婚车什么的我能找代驾么?

【离光】都是狐狸精,跟谁玩聊斋呢!9.0

月汐是个熊孩子:

魏玹辰在书房里坐着,心思却始终在想陵光的事,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好好的小侄子怎么就喜欢上了一个凡人,果然是自己对他的关心不够么,真是愧对于陵光的父母啊。


老人家这厢还在杂七杂八的想着,啟裘陵三人已经跑回了天璇狐族,聚在陵光屋子里商议对策。


陵光:“这次,叔父怕是要关我禁闭了。其他倒是没什么,我现在就怕与瑶光的婚事。”


裘振:“听说那离君长相俊美,修为也颇深,在瑶光的地位相当于魏先生,与你样样都相配。只一点,他略长你五万岁,论辈分倒是要大你一辈,只是我们狐族也从不在意这些。”


陵光:“你们谁知那离君长什么样?”


裘振:“这不光是我们了,恐怕连瑶光狐族见过他的也只有十数人。离君大多时间都不出来走动,只是听旁人说他的相貌。”


陵光:“现今瑶光那里已经在纳吉了,只怕是过不了几日就要来人请期了。”


啟琨:“瑶光狐族的请期一般需三日,你要是真不想和亲,你还有两日时间与那离君说清楚。”


陵光:“前日里瑶光过来的动静那么大,只怕现在整个妖界都传遍了。就算我与那离君说清楚了,两族的长辈能就这么放弃么。况且我连那离君是什么样子都不知,如何去找。”


裘振:“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陵光:“当务之急,还是先去找叔父说清楚吧,其他的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裘振:“你当真要下嫁?”


陵光:“不然你替我嫁?”


啟琨默默地将裘振拉到了自己的身边宣示主权。


老人家想累了,揉着太阳穴起身想出门透透气。就看见书房门被“啪”一下推开,接着窜进了一个紫色的影子,一个飞扑跪到他面前。


陵光:“叔父,我错了!我与慕容的事应该早点与你说。”


魏玹辰:喵喵喵?大侄子这是唱哪出?“你先起来吧,我知晓与瑶光的婚事你心里多半是不愿的,但我也是为你好,把你的婚事定下了,我以后去见你父亲时也好有交代。”


陵光:“此事,当真无回转的余地了吗?”


魏玹辰:“我老了,到底以后天璇这担子也早晚需要你来担着,责任越高,有些事就越是由不得自己。也许那人类对你固然好,可这份好又能延续多久呢?人与妖,终究敌不过时间。”


陵光也深知各中道理,父母亲去的早,只留自己托付于叔父。虽从小就被叔父惯着,但自己也有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明白了叔父,我会与离君成亲。”




有点短,因为我爪机快要没电了(´-﹏-`;)
晚安么么哒(灬ꈍ εꈍ灬)

【离光】都是狐狸精,跟谁玩聊着呢!7.0

月汐是个熊孩子:

陵光:“我便是陵光,不知是谁向我提亲?”


狐(懒得想名字了,凑活着看吧):“我是替我家离君前来提亲。”


陵光:“都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自幼父母离世,得亏的叔父将我养大,此事定是由叔父来定夺。”陵光嘴上是那么说,内心却是希望魏玹辰千万不要答应。


魏先生:“即是要求亲,这纳彩也只是六礼的开始,既然离君做到如此,这议婚我便先应下了,只是你我都知若是这之后的五礼中哪一礼出了差错,这亲也是结不成的。”


狐:“这是自然,我来时已将聘礼一同带来,现在就在门外。”


陵光:“你们离君未免也太心急了些,这问名纳吉还没做完,就直接带着聘礼上门了。要是我们不答应,那你们岂不是失了面子?”


狐:“来时离君就已交代过,这亲事若成,那便是给陵家的聘礼;如若不成,那便作为拜访的礼物。请千万不要推辞。”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于陵光“离君特意交代务必要将此物交与公子手中。”


魏先生收了瑶光的礼,并将陵光的生辰八字交与对方带走。待瑶光纳吉之后,两家再选一吉日。


陵光回屋对着那盒子看了一会,终是没打开。丢在桌上出门了。


来到了熟悉的院子,那屋子的主人好像不在。陵光轻车熟路的进了屋等着慕容回来。直到太阳落山,慕容也没有回来。


陵光活动了下发酸的脖子,跑到厨房给自己做了点吃的。“慕容每天都这么忙么?”陵光边吃边想。


吃饱容易犯困,陵光等了会慕容。觉得有些困了,默默地爬到慕容的榻上躺着睡了。


再醒时,身上盖上了盖被。微微侧了身看见慕容正支着头看着自己。


陵光揉了揉眼睛:“何时回来的?怎么不叫醒我?”


慕容:“不久。看你睡着,就不叫醒你了。”


陵光裹着被子往外挪了挪,挪到慕容身边将盖被扯了一点盖在慕容身上:“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晚膳用了没?”


慕容:“刚过丑时,晚膳没什么胃口,就没用。”慕容看着陵光麻利的从被窝里爬起“怎么了?”


陵光:“我去给你做些吃的。”


慕容伸手止住了陵光的动作,将陵光压回了被子里“不用了,等天亮了连着早膳一起用吧。”将陵光圈在自己怀里,头埋在陵光的颈窝“况且比起晚膳,我更想吃你。”后一句说的极低,饶是陵光离得那么近也未听清。


慕容的发丝轻抚过陵光的脖颈,惹得陵光向一旁缩了缩,并转头看他:“你方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早些睡吧。”揉了揉陵光的脑袋,将他按到自己的胸前,轻柔且有规律的拍着陵光的背,促使着并未完全清醒的陵光再一次进入梦乡。


慕容盘算着日子,再过几日,这个小狐狸就是自己所有了。


身后的九条火红的尾巴,也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愉悦,显得格外摇曳。





突然感觉,这篇文里离光的日常相处模式跟我和我闺蜜的日常好像‼(•'╻'• )꒳ᵒ꒳我说为什么写起来那么得心应手。

茕茕 cp离光

梦懒惰。:


高亮!邪教,慎。
cp离光
顺便表白b站产离光粮的剪刀手大大,抓狂的疯
除了官配外,我最喜欢的邪教就是这对和乾坤了😂




陵光时常会做梦。
梦里有时他是睥睨天下翻云覆雨的至尊之位。天子一怒,伏尸百万。然而命途多舛,终是国破。有一人站在猎猎战旗前,茕茕孑立,看不清面容,“我说过我会让你尝尝国破家亡的滋味的。”
有时他是富贵人家的小公子。出游偶遇一人抱箫回眸,依旧看不清面容,那人说“与君初识,竟似故人。”
只是,终究是梦啊……
他既不是天子也没有生在富贵乡。他只是一个孑然一身无名无姓也没有任何记忆的孤儿。所幸八年前得遇一人,待他亲厚如弟。那人好心收留了他,并为他取名陵光,让陵光唤他“阿离”。
那日,山雨滂沱。陵光久归山林,靠着熟悉山间小道,机缘巧合下救了一人。离开时,却被拦了住。
“少年郎,你救我性命,我怎能见死不救?我本是终南山上修行之人,你命里有劫,前两世,你未能幸免,为妖物所害。因你上一世阳寿未尽而亡,因此多了八年阳寿尽数补在今生。今年是八年中的最后一年,那妖物必定蠢蠢欲动。此符可救你一次,切记一切小心。”
陵光听得茫然,回想起那些奇怪的梦中总会有一个面目模糊的人,还是懵懵懂懂得将符收入怀中。


慕容离是一只山中兔。千年前他国破家亡,以身殉国。机缘巧合下,魂魄与经过的白兔合二为一,他因此被迫游离在人间。怀着满腔恨意,他最终杀了那紫衫的君王祭奠满室亡魂。只是多梦的季节总有故人踏着月色姗姗而来,入他梦中。恍然回首,他孑然一身,竟已走过了百年。
旧日的仇怨催促着他又一次在陵光转世后刻意的追寻而来。而第三世,他甚至在陵光出生时便找到了他,妄图将他扼杀于呱呱婴孩时。
只是,这一次他失败了。慕容离索性就隐了身形时时跟在那孩子身边,直到陵光十岁时家里被山匪所屠。慕容离认定陵光的性命为他所有,因此出手在屠刀下救了泪眼婆娑的小陵光。那时,他看着陵光跪坐在父母的尸身旁,哭的声嘶力竭。这天大地大,他终于和自己一般茕茕孑立,无依无靠了。慕容离走到他身边,将他抱起,不动声色的念了句咒语,将陵光所有的记忆统统抹去。也罢,在我能够取你性命之前,就暂且将你养在身边吧。
一念之差,这一养便是八载春秋。
多少融融春光与夜雨芭蕉都淋淋漓漓成相拥而眠时深深浅浅的呼吸声。
在某一日的新雨过后,陵光归来,像往常一样坐到他身边,春水眉眼,艳若骄阳,灼灼望着慕容离不沾烟火的面容。


陵光坐在慕容离身边,怀中的符咒却突兀得发出异光,直直射向慕容离。二人俱是一愣,只这一霎的空滞,慕容离便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倒在了地上,素来不曾离手的箫也掉落在地上顺势滚了几圈。陵光呆呆得站在那里,对于突如其来的变故茫然无知。慕容离抬起头,唇畔的血沿着下颚蜿蜒而下一点一滴沾上他纤尘不染的衣衫,晕染开触目惊心的红。陵光这才回神,想上前扶起他,却在对上那人清冷的眉眼时,生生停了下来。
那双眼眸是暗红色的……
他与他就这样沉默了下去,宴宴总角却是粉饰太平的谎言。那个道士说慕容离是来要他性命的。陵光望进他的眼眸中,竟无端的生出多少妖异与魅惑,与那个总是清灵澄净的慕容离判若两人。他看着面前受伤的妖,不知所措起来。


慕容离看着陵光,淡淡开口“怎么,你怕我了?”心底不知何处竟泛起了一股若有似无的酸楚,他终于还是发现了,料想此刻他或许在想如何摆脱自己这个妖物吧。他慕容离孑然而来,到头来,也不过是笑话一场,孤身而去。早知如此,他何必当初自负救下陵光呢,又何必有这八年相伴相守遍尝人间冷暖?
陵光听了他带着淡淡嘲意的话,红红的眼眶终于抑制不住,流下泪来,将怀中的符撕了个粉碎,毫不犹豫的上前扶起慕容离。“你是……来要我性命的吗?”陵光言语似乎有些哽咽,带着一点点的小心翼翼为他擦了擦唇角的血。慕容离任凭他手忙脚乱的扶起自己,“那你为何还靠近我?”
“你要取就取吧,我的性命本来就是你的。”陵光眼角含泪,却倔强的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处,“你来取吧,阿离。”
下一秒却被挣开了手强硬的抱住,“陵光,够了。”一句叹息,释怀了这百年孤寂。慕容离嘴角勾起小小的幅度,似那千年难逢得一回的佳品昙花,动人心魄,华光潋滟。
……
故事戛然而止。


黑白棋子歩于桌案前。有人慵懒的靠在一边逗弄起脚边的白兔,问着对面的蓝衫君子,“你就不好奇结局吗?”
温良的公子闲闲扣着棋盘,声音清朗,如潺潺溪流,从善如流的问道,“那么后来呢?”
“后来那只妖因为自身怨气被化解了。灵与白兔分离,来不及告别就被迫进入轮回去了。”
“你只说了那妖。”
他将白兔小心抱入怀中,执起一枚白子步于棋局中,开口道,“少年与妖终其一生再也无法相见。自然是郁郁寡欢,孑然一身,这有什么好说的。好了,该你了。”
他将这十载春秋一笔带过,轻描淡写的掩尽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故事。
也许他也未曾想到诉尽衷肠时,便只剩茕茕孑立的萧挲年岁。





[悬疑AU]爱一个人

厉害了

雨荒深院菊:

①真正意义上的烧脑文
②目前为止还只是个脑洞,会不会写我也不知道
③涉及裘光,执光,钤光,离光
④走的大概是陵光复仇路线
⑤有大可爱想认领这个脑洞就再好不过了
——————————————
#我感觉我正在迷失,堕入了无边黑暗。我不知为何这世界,无人可依,我亦不知我的容身之处究竟在何方。倘若只留下恨 我心里却难免凄凉,就这样终日以泪洗面,我心却也渐凉。

[陵光]
“喂……怎么才打电话?”
“请问是陵光陵先生吗,这里是警察局。”
“警……警察局?”
陵光奔向警察局。

[裘振]
“看清楚这张照片,上面的人就是你杀的,是不是!”
“我说了,人不是我杀的。”
“喂,你小子,不想他被列入失踪者名单吧。”
裘振最终认罪,被判处死刑。

陵光被绑架,裘振从监狱里跑出去营救。
裘振被人一刀捅死,陵光发誓要报仇。

[执明]
“如果一个人真心认错,你会原谅吗?”
“如果是罪大恶极的事情,我坚决不原谅。”

[执明]
“我喜欢你,所以我决定告诉你真相,捅死裘振的那个人就是我。”
“不原谅,我坚决不原谅,我宁愿我们从未相遇。”
执明去警局自首,被判处死刑,在监狱中他回想起过去。

[公孙钤]
“陵光,我们又见面了,你忘了谁,也不准忘了我。”
公孙钤雇佣执明,杀了裘振,最终被陵光扳倒。

[慕容离]
“如果解决掉陵光最爱的人,那么他会愤怒,他会将一个无辜的人,当做复仇对象,他会来找我的。”

“我求你,帮帮我洗脱裘振的罪名,他是无辜的。”
“你拿什么来换。”
“什么都可以。”
陵光被慕容离救了出来,而裘振已经为了救他死了。
“你斗不过他们的,不过,我可以帮你。”
“无论什么,我都愿意和你达成这一笔交易。”
“很好。”
公孙钤公司垮台。

“这笔单子和裘振杀人案究竟有什么关系?”
“你只需要负责杀了他就好了,不需要知道太多。”
“我不接这笔单子。”
陵光被绑架。
“你想要救他吗?”
“想。”
“杀了裘振。”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