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喵无素

一只摄影君,微博ID:摄影君无素。热衷于在乐乎上看文🤫,当然也欢迎大家找我约片,坐标武汉,设备:GFX50s

【执光武侠】俗世呀4

俗世呀4

到了日落时分,息瑶带着几个侍女款款而来,解救了被晒得昏天黑地的执明。陵光见了也未阻止,三言两语打发了息瑶,坐在桌前对酒食挑挑拣拣,半个时辰过去才用下了小小的一碗饭。

“吃得这般少,到时候如何逃命?”执明见陵光食不知味,忍不住劝道。

陵光道:“天权与巫山毗邻,暗桩定然多于天璇,你可有什么好计策?”

执明暗道你让我在院中晒了一下午大太阳,我哪里有机会与暗桩通信?!但这话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就怕热闹了这只小凤凰,于是带着几分讨好道:“来时我便吩咐了慢慢带人渗入巫山城,只是如今的状况恐怕等不到万无一失之日。为了我这条小命,越早逃走越好。”

陵光颔首,眼神戏谑:“是啊,你可别当了第一只短命的小王八。”

“......”执明心中冷哼一声,暗道将来有的是法子报复回来。

“我如今武功受药物所制,单凭自己是出不去这云雨宫的,但若有你相助,自然不成问题。最大的阻碍,还是归途中要如何避人耳目。”

“五日之内,定然带你出去。”执明道,又突然想起什么一般,笑问,“其实息瑶对你不错,你当不考虑?”

陵光面上犹带着笑,却是笑的咬牙切齿:“考虑?考虑什么?你总不会当真以为息瑶是沉溺于情爱之中吧?息瑶给我画了个圈,我若在圈里,哪怕把天炸了她也顺着我,若是我想出圈子外,你以为她会手下留情?”

执明眉头一皱,突然想起巫山的一项秘宝,伸手去探陵光的脉门,又顺带注入一丝内力去查探陵光的,道:“果真是'冰片'。”

这“冰片”只是中原人对巫山一门邪乎武功的称呼,真正叫什么却没人知道。这门武功的出名之处并不在于杀伤力多大,而是它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折磨人。

施暴者尝尝用内力点在人关节学位之处,片刻之后就如同被插入一片冰一样,又冷又痛,当真生不如死。而陵光明显是中过冰片尚未恢复。

“是因为你曾尝试逃走?”执明眼神柔和下来,他是真的有些心疼陵光。

“所以这次必须一次成功。”陵光道,“对了,天璇至今未曾与我联系,这其中,可有你的功劳?”

“冤枉啊,这是息瑶的杰作!”执明转念一想,又调侃道,“说起来你那位哥哥软弱可欺,现在天璇怕是乱成一锅粥了吧。”

“胡说。”陵光一记眼刀过去,傲然道:“我天璇文有公孙,武有裘振,还有魏老坐镇,便是我不在,他们也能好好辅佐樱栎。”

“你就不怕你大哥趁机夺权?说不定人家巴不得你被息瑶娶回去。”

“你这挑拨离间可不太高明。再多说一句废话,我便晚一天给你解药。”

执明撇撇嘴:“是,遵命,陵大少爷!”

执明对樱栎的态度一直不怎么好,虽然那人十分懦弱,遇事能躲则躲,简直和陵光的锋芒毕露完全不同,但执明总疑心他有什么问题,可是若说他一装装了二十多年,执明也不信它可以忍这么久。

入夜,执明作为陵光的仆从,只能在外间搭个软榻睡着,与陵光的高床软枕形成鲜明对比,心中暗暗不忿。

习武之人往往视力较常人好很多,哪怕是夜里也能耳清目明,夏夜的风送来丝丝凉意,撩动着内外间垂着的轻纱,陵光明眼的容貌此刻柔和了不少,看的执明一阵荡漾,居然不知不觉间安稳入睡。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