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执光武侠】俗世呀3

俗世呀3

待进去陵光的院子,执明才觉得或许息瑶对陵光有那么几分真心,什么东西都是按照陵光的喜好来的。

陵光精神不济,步履蹒跚地在桌前坐下,沏了杯茶给执明,看着执明喝下才挪开目光,默默想着策反此人的可能性。一想到这里,他就十分恼怒天璇众人办事不力,他都被抓来许久了,却一直等不到天璇那边的消息,莫不是忘了他才好。

执明一边喝茶,一边滴溜着眼珠子时不时欣赏一把陵光的风姿,默默感慨难怪息瑶那妖女念念不忘,非要将他弄到手不可。

“你胆子倒是不小,巫山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男子在这儿地位低下,城内都不会有人应征这个差事,你就不怕吗?”陵光问。

执明:“诶,在下只是路过此地,顺便来看看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小凤凰,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啰。”话音刚落,就被一股杀意惊得一颤,抬眼看着陵光,心中叹息这陵光还是这般锋芒毕露,受不得半点委屈。

执明连忙低头做小低伏,希望陵光息怒。倒是这个动作让陵光觉得熟悉,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般,不由得仔细打量起执明的身形眉眼来。

江湖上传的神乎其神的易容术,并非完完全全将人换一张脸,而是在细节处做些调整修饰,手法高超之人做的易容,哪怕是亲近之人也认不出来。陵光看着“九月”扁平的五官,不知为何越看越觉得,他像一个死对头,天权的当家,执明。

陵光被自己的猜测惊到了,他分不清执明在这次事情中是个什么态度,他一直无法联系天璇的人,到底有没有执明的手笔。

陵光心中算计一番,眼看着息瑶的大婚之日将近,他不得不铤而走险。

陵光道:“屋子里太闷热,你去将窗子打开些。”

执明惊讶于陵光不做计较,老老实实去开了窗子。而就在此刻,陵光趁其不注意,将腰带上坠着的一颗珠子捏碎,放进执明的茶杯中,腾起淡淡的烟雾,却让人看不出端倪。

执明对此自是一无所知,一口饮下了剩下的半杯茶,那牛饮的动作另喜好风花雪月的陵光十分嫌弃,却又安心让执明喝下了毒药。

有了控制执明的把柄,陵光才有了底气谈判:“我这只落难的凤凰被困在这里了,你这只小王八怎么还眼巴巴地往这里凑呢?还是你其实看上了息瑶?”

执明愣了一下,倒也没被识破的局促,毕竟天璇天权斗了这么多年,想来这些小把戏也是瞒不过陵光的。

“陵公子果然聪慧,那你不如猜猜在下的来意。”

陵光一笑,虽然脸色惨白,但这风姿也足够令执明心神一晃:“你这般偷偷摸摸进来,无非两个选择,要么与陵某合作,就当天璇欠了天权一个人情。要么,就是来取陵某性命的。”

执明笑笑:“诶,在下好心来探望你,你怎么满脑子打打杀杀?当真蛇蝎美人!”

“你敢说不是?若是陵某死在巫山,天璇与其必然结仇,那时天权开口与天璇结盟前来剿灭巫山,天权当是除了边境一大敌,若是再野心大些,天璇泰半人马在巫山一站,人人疲惫,这是天权若是动手,岂有反抗之力,这等一石二鸟之计,不是执公子和慕容公子惯用的伎俩吗?”

“噫,说得这么直白,就没意思了嘛。”

“不过眼下,你也只能与我合作了,一杯毒茶下肚,你还未察觉不对么?”陵光把玩着手里的茶杯。

执明闻言眉头一皱,立刻调起内息查看,表面上似乎没有异常,但丹田之中却有一点冰冷!

“不可能,你这茶水中若是有毒,我不可能不知道。”

陵光道:“天璇地处西南,可是出了名的毒虫窝,有几个新配方,不足为奇。此药服用后十五日之内不会发作,之后十五日会让人功力慢慢消失,最后抽干浑身力气,如同废人。执公子,你想试试么?”

执明咬牙:“好狠毒的药!”

陵光神情冰冷,纹丝不动:“解药只有天璇府有,是生是死,皆在你一念之间。”

执明苦笑:“我还有别的选择?”

闻言,陵光露出笑容:“陵某就喜欢和聪明人相处。”

执明不置可否。

“我要歇息了,你就在院子中央站着侍候吧。”陵光吩咐。

执明看了眼窗外的炎炎烈日,觉得嗓子有点发疼,却不敢不听,憋着一口气去院中站着。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