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喵无素

一只摄影君,微博ID:摄影君无素。热衷于在乐乎上看文🤫,当然也欢迎大家找我约片,坐标武汉,设备:GFX50s

【钤堃/离光/啟裘】红线牵(四)

环佩叮当:

仲堃仪在连夜收拾行李。 


他从小就在这个家里长大,如今要走,虽说离开不久,但是还是很舍不得。东拿一样西拿一样,很快东西就铺满了大半张床。 


他愣了下,苦笑了下,最后还是只在包裹里塞了两套换洗的衣服并几本常看的书,又将家里所有的银子和铜钱贴身藏好。 


正打算睡下,屋外传来了三长两短的猫叫声。 


仲堃仪一愣,轻叹一声,还是轻手轻脚地掩了门出屋。 



孟章站在仲家不远处的一颗槐树下焦急地等着,一看仲堃仪便迎了上去。 


“仲哥哥。” 


仲堃仪看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绿色衣衫,不由皱眉。 


“怎么出来也不披件披风?虽说如今是四月了,但大半夜的还是凉得很呢。” 


孟章苦笑道:“我是从后门偷溜出来的。仲哥哥,那张借条是苏翰从我家的管家那拿的。你也知道,那管家虽说是我家的,但早就被苏翰收服了,我这个孟家的当家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仲堃仪轻叹一声,真心实意地为孟章担忧。 


孟章父母早逝,虽在舅舅苏翰的帮扶下幼年便当上了孟家的家主,但孟家却被苏翰给把持住了,孟章的身份着实尴尬。 


仲堃仪和孟章是青梅竹马的幼年玩伴,一直把他当作自个的弟弟,自然是为他着急,只是也没什么办法帮他摆脱苏翰。 


仲堃仪将明日就离开的消息告诉了孟章。 


孟章虽然不舍,但还是说道:“苏翰这人是个睚眦必报的,你出门躲上一躲也好,只是明儿我不能去送你了。” 


仲堃仪和孟章略说了几句话后便催促着他回去了。 



仲堃仪小心地掩上了门,一转身就看到黑暗中有一双明亮的眼神正看着他。 


仲堃仪被吓了一跳,背紧贴着门,定睛一看,原来是公孙钤,这才安下心来。 


“原来是公孙公子。” 


公孙钤点亮了蜡烛,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起来喝点水,看到你在关门便没出声,吓到你了吧?” 


仲堃仪轻拍了拍胸口,笑道:“我向来胆子大,倒是没吓着。” 


“仲公子,你唤我公孙兄就可,别太生份了。” 


仲堃仪定定地看着公孙钤,笑道:“好。公孙兄也唤我仲兄便可。” 


两人相视一笑,自有一股默契在其中。 



因着陵光,等大家吃好早饭上了马车的时候都已经辰时二刻了。 


仲堃仪一大早就去邻居们那托咐了一番,只道自己陪几位贵客出去游玩一番。 


众邻居们心里也有数,纷纷答应会帮他看顾宅子。 


陵光拉着裘振往马车里一躲,留公孙钤和仲堃仪两人有说有笑地驾着马车。 


陵光嘟着嘴抱怨道:“坐马车坐地实在是闷气,到了下个市集很应该买上两匹马,也好放放风。” 


裘振摆开棋盘,笑道:“这样也好,省得你愈发懒散了。” 


陵光不依,拉着裘振的手臂一个劲地摇。 


“我哪里懒了?我天天都有在练习内功呢。” 


“是是是,好在你的轻功足够好。”裘振看着他笑道,“一流的轻功,二流的暗器,三流的剑术。” 


陵光得意地笑道:“我觉得我的轻功可称超流了。再说了,轻功好别人根本就打不到我,打不过就跑,然后再去找你和师兄给我报仇。” 


裘振无奈地摇了摇头,眼神中满是笑意。

评论

热度(54)

  1. 摄影喵无素环佩叮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