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东边日出西边雨》(上)

凉气:

杀手齐X公子饼
江湖那样大,每日里都在上演着不同的生死别离。
这儿也有一出死里逃生的故事,无关紧要,却又有些意思。


#债多不愁系列#  




       001


  江南蹇家很有钱——这是齐之侃收到的刺杀密函上写的第一句话。


  他们惹上事儿了——这是齐之侃收到的刺杀密函上写的第二句话。


  第三句和后面赘述具体是什么事儿的话语尽都无用,齐之侃一目十行,直接掠到最后一句话看过去,上面写的是:


  


  阁主命你把他家嫡系小公子给……了。


  


  给什么这里写密函的家伙留了个缺,齐之侃皱了皱眉,手指伸进茶碗里沾了点水在纸面上抹匀,空缺的地方便慢慢浮现出一把模糊的金蛟剪。


  


  齐之侃不由扶额,咔嚓就咔嚓,仲堃仪还是那么无聊。


  


  不过这回任务倒是轻松,观星署那边已经把这蹇家小公子祖宗十八代的资料都扒拉了出来递给他,顺带还附赠了一份小公子近日行程,齐之侃所要做的不过就是在指定路上蹲着守株待兔罢了,他一向对这种毫无难度的任务嗤之以鼻,可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折腰,何况这还没叫他折腰呢,既然阁主上赶着体恤下属,他又如何能不腆着脸欣然接受。


  


  齐之侃略思考了一会儿,便把眼前这一堆乱七八糟的纸张投进了屋角的火盆里。


  


  不是他不信任观星署的情报系统,而是多年来经验证明,那帮人也就只会做个表面功夫,真正要往深里想哪怕一个指甲盖儿的内容他们都是做不到的,倚靠他们那堆废纸,齐之侃可以保证,自己大概这辈子也甭想找到这位蹇公子人在哪里。


  


  毕竟上面写的是“蹇宾不日将与一众仆役自官道而行……”


  


  ……呸!


  


  哪家显贵出门是不打掩护就这么大大咧咧在光天化日之下肆意横走的,简直是赤裸裸等人来杀麽!


  


  还是自己去查比较靠谱。齐之侃长叹一声,拈起桌面上横着的千胜剑抱在怀里,“哐当”推开门走了出去。


  


  ***


  江南水乡的名头并非无故虚传,城镇间水道纵横交错,水面上大小船舫不少,人立于船头举目望去,天共水,水连天,入眼皆碧色,青石瓦屋缀成绵延一片,四方延展无穷无尽,端的是一派宁静致远的祥和模样——可今日这份宁静却注定要被打破了。




  齐之侃似一尊雕塑站在码头一支小篷船上已经过去将近一天的光景。


  


  眼看着四周客船大多都已收杆靠岸了,船家终于忍不住从乌篷垂下的帘子里探出一个脑袋,犹犹豫豫地问他:“……这位小少爷。”




  齐之侃冷冷的睨了一眼船家。




  “那……小公子?”船家赶紧改口。




  齐之侃扬了扬手中的短剑。




  “哦!少侠!”船家即刻会意,“不知少侠究竟是要去往何处,小老儿也好有个撑船的方向……”


  ——倒血霉了!这天杀的小煞星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跑他船上来的,他早上一撩帘子就看到这家伙一身黑衣站在船头,差点儿没被嘴里叼着的半口馒头噎死,这煞星要再不走他今天是一笔生意也别想做成了!


  


  齐之侃优雅地收回剑,淡淡道:“就在此处停着,这船我包了。”说着,他扔给船家一个钱袋,老头儿眼睛一亮,忙不迭捡起来掂了掂,好家伙,原来不是煞星是财神!他立时把方才腹诽的话语又吃了回去,转头拎过一壶酸茶缩回篷子里吧嗒吧嗒抽起了烟杆儿。


  


  齐之侃在这里当然不是因为无聊。据他前些日子查到的消息,蹇家要运玄铁与西北孟家,明面上走的是官道,实际上却将玄铁装上了船预备走水路,若是他没有查错,装船的日子便是今天。而齐之侃选的这个位置恰好能够观察到蹇家停在码头边的货船。


  


  现在万事俱备,就欠蹇家来人了……齐之侃活动活动站了一天有点僵直的小腿,忍不住想着,装样儿到比杀人还累,也不知他的公孙同僚是如何做到十年如一日这样端着杀人的。


  


  他索性坐下来开始数鱼。


  


  “一条,两条,三条……七十八条……八十四条……”蹇家的人居然还没动,船上的齐之侃百无聊赖,已经改坐为躺。




  “我数到一百,那蹇宾还不出现我就把你们叉上来都吃了。”齐之侃恶狠狠地威胁着鱼。




  “啵——”第一百条鱼朝他喷了一口不屑的泡沫。


  


  齐之侃面上一黑,几乎就要拍地而起,不过多年守株待兔的经验告诉他,谁能忍到最后,谁就是赢家,他不能急。然而看着天边星月的清辉,他也由衷的希望蹇家人不要太过分……


  


  皇天不负有心人,就在齐之侃数到第五百条鱼的时候,那边有了动静。


  


  “老头儿,我走了。”齐之侃眯眼望了望,从船头一跃而起,船家只觉得船身晃了一晃,闻声出来一看,那黑衣侠客却已是没了人影。


  


  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齐之侃多年来一直秉持这一信念,虽然今夜玉桂高悬,但也不妨碍他这一信念的贯彻落实,重点还是在于一个落实,齐之侃想,这蹇家公子是注定命丧于此了。


  


  齐之侃快速地攀上蹇家船舫的顶端,黑色的劲装将他与周围的夜色溶在了一起。他自上而下俯视着甲板,一眼便看到了他此行的目标人物——蹇家公子蹇宾。


  


  可真是与天边星月一般无二的人物,齐之侃撇开脸去,抬头望天,一时有些微的失神,但他作为天机阁第一杀手,很快便找回了一个杀手应有的职业状态。


  


  蹇宾身周叫一排猛士团团围了,正低声指挥着家中仆役往船舱里去货。


  


  齐之侃数了数围住蹇宾那一圈护卫,心中嗤笑一声,不过区区二十个喽啰,比他方才数的鱼儿可要少得多了,他抚着下巴,这二十人便当一碟开胃菜吧,千胜这些日子没沾血,锋刃恐怕都钝了。


  


  ***


  蹇宾将货物齐齐运进舱里封存之后轻轻吐了口气出来,这些日子他为了这批货物东奔西跑,就差没有心力交瘁而死,现下终于避开一干耳目将之顺利装上船,自己也终于可以缓个一时半刻了,他如是想着,从舱里躬身探头,准备走上甲板去赏一赏这弯自己从小看到大,却仍是百看不厌的水乡明月。


  


  可就在探出身子的那一刹那,他微不可见地蹙起了眉头。


  


  “千泽阳?”他唤了一声自己护卫首领的名字。


  


  无人答话,空气中透着古怪而黏腻的热腥味儿,令蹇宾想到码头两旁的渔船上一筐一筐将死未死的活鱼,它们挣扎时,身体扑腾甩动之间也会产生这样萦绕不去的怪味儿,这是绝望的味道。


  


  “蹇公子喊的可是他?”


  


  两滴浓稠暗沉的液体从半空中落到蹇宾白玉似的的面庞上,连带一同落下砸在他脚边的,还有千泽阳惊恐而不甘的头颅。




       TBC

评论

热度(118)

  1. 假陵光那个素素凉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