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说谎——第十二章(执光、现代)

来生泪:

看了B站上很多执光视频,被感动到了,于是想自己写执光文,此文走先虐后甜,虐恋情深的路线,不排除人物可能有OOC,雷者请自动出门右拐或者点小红叉。


       陵光被保镖带回家后,就被保镖带进书房见父亲了,陵妈妈在客厅还没来得及看儿子一眼,就被关在了外面,她担忧不已。


       坐在紫檀木书桌后的椅子上的长者虽然已经四十几岁了,可是英俊不凡的外表依然风采不减当年,看起来就像三十岁的精英人士。


        “回国了也不回家来看一眼,如果不是我派人来接你,你是不是不打算回这个家了?”陵煊看着眼前颓丧的儿子,木呆呆的样子看着就心烦也心疼。


        知道儿子不会回答他什么,陵煊继续道,“你长大了,翅膀硬了,知道串通我身边的人和你一起欺上瞒下了。振儿去后,我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也就没怎么管你,哪知道放任你的结果就是让你越来越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了。如果不是我打电话亲自跟你教授沟通你最近的学业,还不知道你申请休学的事,是我对你管教不严的错,在家好好反省反省,三天后我亲自送你回剑桥继续念书。”


         陵光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任凭父亲安排。


       “你母亲心疼你得不得了,知道你这事儿后,还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不要打骂你,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打骂过你?你呀,就是被你母亲和振儿宠坏了,才会越来越不知好歹……”陵煊还想说什么,手机却响起来了。他接起来一听完,脸色就变了。


        陵煊挂了电话再也憋不住的怒气指着儿子的鼻子破口大骂,“你惹出来的好事儿!”


        在书房门口偷听的凤娃娃立刻拿起备用钥匙打开了书房门进来,“好好的怎么发这么大火,儿子都被你吓到了。”


       “你生出来的好儿子,你得问他干了些什么缺德事。”陵煊觉得他现在才是被他儿子的所作所为吓到了。


        “你好好说不行吗?”凤娃娃抱着如木偶一般的儿子心疼不已。


       “刚才钤儿打电话来说,执家那小子出大事了,可能要成瞎子了。”陵煊唉叹一声。


        “他们执家的孩子出了事关我们什么事?不要什么责任都推到我们陵儿身上。”


        “你怎么还不明白?不是你的宝贝儿子去招惹执家那小子,执家那小子能因为你儿子这事儿受了刺激导致眼睛失明吗?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医院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省得他们老执家又说我们陵家欺负人。”陵煊立刻招来两个保镖带着陵光坐上车去医院了。


         一路上陵光的心情忐忑不安,执明出大事了,他可能要失明了,都是因为自己他受了莫大的刺激才会这样,他不断自责,愧疚感排山倒海袭来。


      到了医院,公孙钤出来接的他们,执明还在急救室昏迷不醒,陵光听到几个拿着东西进出急救室的护士在说里面的人可能眼睛保不住了,他就更加惴惴不安。为什么会这样,他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他的眼睛不能受刺激,你是忘到天边去了吗?执明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那双眼睛能不能保得住只能看天意了。”公孙钤虽不忍责怪陵光,可也不得不把最坏的情况告诉他。


       “对不起……”木呆呆的陵光终于憋出三个字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真的没想过会把执明害成这样,他从没有想过事情会这样严重,他早就后悔了,应该早听公孙钤的话了,早日抽身。


        知道执明出事的消息后,慕容离也赶来医院了,特别是当他得知执明会失明时,也很难受,但知道这一切都是陵光惹出来的好事时,他恨不得一刀捅死这个祸害。


        “我以为你接近执明是为了窃取执家的商业机密,但没想到你内心那么肮脏,竟然把执明当做你死去的未婚夫的替身,我千防万防不让你伤害执家,但都没防到这一点,是我的失算。”慕容离早就听公孙钤讲了前因后果,他之前对陵光百般防备不让他伤害执家,还在执明看不见的地方安插了人手监视陵光的一举一动,没想到陵光的目的不是这么简单。


       “事情已经发生了,责怪他也没有任何意义,我知道你觉得愧对执明,想要他好,可是责怪陵光又有什么用呢?”公孙钤劝住他。


      三个小时了,执明还没从急救室出来,只听进进出出的护士说执家大少爷的眼睛好像是真的保不住了。


      突然急救室门口来了两个风风火火的人,一男一女,男的帅女的美,特别是那位看起来精明干练的女人,脚上蹬着一双七八厘米的高跟鞋,走路噔噔噔响,头发盘在后脑勺,看起来高贵优雅,但是可别被她这外表骗了,很快她就打破了别人对她的第一眼好印象。


       只见她走到陵煊面前动手就给了陵煊一巴掌,打得所有人猝不及防,然后洪亮的大嗓门扯开了骂,“你们老陵家教出来的狐狸精!”


       此人正是执明那个女强人母亲明娇娇,虽然名字娇娇,可跟娇气一点关系也没有,政商名流圈子里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明娇娇是个泼辣的狠角色,没多少人敢惹。


       她和丈夫正跟客户谈生意呢,突然接到管家电话说儿子出事了,很严重,可能眼睛都保不住了,吓得他们生意都不谈了,立刻从新加坡乘坐专机回钧天,然后下飞机后在电话里听管家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听得明娇娇只想把陵家人碎尸万段已解心头之恨。


       “娇娇,你冷静一点。”执泉拉住还想给陵煊几巴掌的妻子,劝解。


        明娇娇根本不听这些,一想到儿子可能成为瞎子她就无法冷静下来,“你们老陵家没一个好东西,活该生个儿子出来天生克夫命,完了不够还要来祸害我儿子,你们老陵家就不怕下地狱吗?”


        “你怎么说话的呢?”凤娃娃心疼丈夫脸上的巴掌印,跟她大眼瞪小眼。
     
        “不好意思,我妻子她情绪太激动了。”执泉看着陵煊道歉。


        在钧天国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钧天四大权贵世家天璇和天权是死对头,天玑和天枢是死对头,于是天璇和天玑抱团在一起,天权和天枢抱团在一起分别在商业上对抗其他两家。


        也不知道老一辈的恩怨是怎么结下来的。但明娇娇特别讨厌陵家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大概二十几年前吧,明娇娇的闺蜜和天玑蹇家的四公子谈恋爱,本来两人都快谈婚论嫁了,但是陵煊的三妹看上了蹇四公子,陵三妹哭着求着要嫁蹇四公子,就在蹇四和闺蜜中间插了一脚,横刀夺爱,导致明娇娇的闺蜜因为失恋发了疯现在还在疗养院住着。所以明娇娇对陵家一向没好脸色。用明娇娇的话来说他们老陵家一家人都是害人不浅的狐媚子。


        陵煊也不好说什么,知道是自己儿子对不起他们,这一巴掌挨的也不冤,也只能默默承受,吩咐保镖把少爷送回去。他怕陵光再在这里待下去,明娇娇会控制不住把他儿子给掐死了。


        “把少爷带回去好好看着,不准少爷乱跑。三天后我亲自送他去英国。”陵煊跟保镖们交待。


       明娇娇一听就不干了,“怎么?害了人就想跑?你们老陵家还真是敢做不敢当的缩头乌龟王八蛋,在我儿子眼睛好起来之前别想逃,如果我儿子眼睛好不了了,我就把你儿子的眼珠子挖出来赔给我儿子!”


        “娇娇,别冲动。”执泉拼命劝解,妻子这敢作敢当的性子说不定真的会找人把陵家少爷的眼珠子挖出来。


        “我怎么能不冲动?啊?我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一个健健康康的儿子,结果现在告诉我他因为老陵家教出来的狐媚子要瞎了,除非他们老陵家还我健健康康的儿子,否则我跟他们老陵家没完!”明娇娇就执明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一想到儿子今后只能活在黑暗里,她简直无法承受这痛苦。


       “孩子眼睛的事儿我们会找世界上最好的眼科医生来医治,所有费用我们陵家都会承担。”陵煊承诺道。


        “你眼前不就有一个世界上一流的眼科专家吗?眼科专家都亲口说我儿子眼睛能不能复明只能看天意了。你还想找谁来忽悠我啊?”明娇娇才不吃他这一套。


        “吵这些也没意思,总之我会想办法让你儿子好起来。”陵煊其实也不是特别有把握,他现在只想抱住自己儿子万无一失。叫来了两个保镖吩咐道,“把少爷送回去,好好看着。”


        明娇娇也叫来一名保镖吩咐道,“跟着他们陵家去把这小狐媚子给我看好了,别让他跑去英国逃避罪责,等我儿子醒来我要把他亲自拉来我儿子床面前跪下请罪。”


        陵光茫然地被家里的保镖带走了,他很想留下来等着执明醒来,可是又知道他留下来也没什么用,执明的妈妈恨不得打死他,执明的爸爸虽说没说什么,可是也恨不得瞎的人是他才好吧。他完全没了主意,只能听凭两个大人的吩咐,被保镖看管着。


       明娇娇问公孙钤执明眼睛的情况,公孙钤只能摇摇头表示,“阿姨,我水平有限,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明娇娇心沉到谷底,突然看到旁边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瞬间又把火气发泄到他身上,“看什么看,你也不是个什么好货色!如果不是你们慕容家就只剩下你一个,我定要你们慕容家好看!”


       这人就是祸害的源头,现在还有什么脸面跑来医院见她儿子,他之前跟她儿子那些糟心事她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这人,她儿子也不会沦落至此去用裘家小子的眼角膜,也不会把陵家那狐狸精勾来害她儿子更加悲惨。


        “阿姨,我知道你心情不好,需要发泄,我理解。执明眼睛的事我也会帮忙想办法,我相信他一定会好的。”慕容离冷静道。


        “你离我儿子远远的就是最好的办法。”明娇娇却不领情。


        慕容离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他现在就要去想办法。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执明失明一辈子活在黑暗里呢?


        很晚了执明才出了急救室,眼睛上缠了一圈圈厚厚的纱布,在VIP病房住院观察。没人了,明娇娇才握着儿子的手黯然伤神,默默垂泪,她多灾多难的儿子呀,有时也不禁在想,他们执家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会报应都来到她儿子身上。


       “你呀,就是太要强了。”执泉看着妻子那样儿也于心不忍。


      机场里,仲堃仪和孟章下了飞机,手机开机就看见两三条信息发来,是他们共同的朋友苏严发来的,执明果然出事了。


       “好好的怎么眼睛就失明了呢?”孟章担心得不得了。和仲堃仪加紧脚步出站坐上车去医院。


      tbc




      


      

评论

热度(26)

  1. 假陵光那个素素来生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