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执光】美人坊04

Mao酱:

1.

美人坊之所以可怕,不光是有五个身手不凡、妖颜祸国的美人,他们各个还天赋异禀、非同凡响。


美人坊前任坊主陵光,除了人心,能操控所有生物。


美人坊现任坊主慕容离,一代药圣,用毒高手,无形中便可取人性命。


美人坊孟章,神出鬼没,杀伤力强,擅长伪装。


美人坊仲堃仪,擅于读心,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美人坊蹇宾,精通星象阵法,能算尽天下事。


传言这五人合力可抵得过钧天国五成军力,所以在这暗潮汹涌的局势下,美人坊成了各方势力所畏惧的存在。要么据为己有要么彻底毁掉。


就算现如今美人坊只剩下三人,世人光是听到“美人坊”这三个字还是会下意识的产生畏惧的反应。毕竟他们五人可曾是颠覆了一个王朝,比魔鬼还可怕的存在。


“所以说为什么要我扮成女人啊?”无论从体型身高还是脸蛋上来讲,分明孟章更适合才是呀。仲堃仪别扭的拉了拉自己的裙摆,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方方土你爱我吗?”孟章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无邪。


仲堃仪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爱爱爱当然爱啦!”


“那就不能满足一下我这个小小的心愿?”孟章替仲堃仪整了整两条麻花辫,“我们家土乃真绝色也。”就算是俗不可耐的发型也挡不住他的美颜暴击。


好吧,仲堃仪认栽,他们家小葱开心就好,他毫无怨言。“小葱,我有点担心小月亮,他一个人在家不会有事吧?”


“他能有什么事,这两年我们几个教他的还不够多吗?一般人根本伤不了他。再说了,美人坊岂是旁人想进就能进的地方?”


“说的也是。”那仲堃仪就没有顾虑了,可以安心和他的小葱谈情说爱…噢不,是调查东郭村。


孟章和仲堃仪在东郭村入口停下,两人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一片废墟。不过短短几日,东郭村数百号村民就都跑光了?也难怪,毕竟在这里连续发生了几起命案,人心惶惶的也没有胆子再留下来啊。


“这都没人了我们还怎么查?”仲堃仪有些懊恼,如果他能早些发现出端倪就好了。


“先进去看看,或许有留下什么线索。”孟章拉着仲堃仪走了进去。


一股恶臭味扑鼻而来,又不像是尸体腐烂的味道,说不出的让人犯恶心。


“天呐这是人待的地方吗?我滴娘喂这还有一条死鱼!”还好没吃饭,要不然早吐了。


“等一下。”孟章停下脚步,瞅了一眼废弃的仓库。门上的蜘蛛网被弄断过,有人曾出入过这里,孟章给了仲堃仪一个眼色,让他先进去。


“不一起吗?”


“万一里面有陷阱怎么办。”孟章不耐烦的一把将仲堃仪给推了进去。


仲堃仪心里苦,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朝孟章招手道,“小葱,没有陷阱,很安全,进来吧。”


“噢。”孟章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小葱,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仲堃仪嗅了嗅空气里弥漫的味道,跟外面的恶臭味有些不大同。


“好像是从那里发出来的,”孟章手指向不远处的草席,“你过去看看草席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


仲堃仪有些迟疑。


“你爱不爱我?”


“我这就去!”仲堃仪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心一横眼一闭赶紧扯掉了席子。


孟章愣住,草席下的竟是三具残破不堪的尸体?!看这衣装打扮不像是钧天国的人,这种衣服好像在哪里见过…


“遖宿!”仲堃仪和孟章异口同声。


……

与此同时,远在遖宿的慕容离醒来后就急着去找公孙钤。可是他找遍了公孙府的每个角落都没有发现公孙钤的身影。焦急之下,慕容离又原路返回了将军府去找蹇宾。


“怎么这么快回来了?难道公孙还不愿意见你?”蹇宾也是不懂公孙钤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们俩人一个有情一个有意,到底公孙钤是在别扭什么?!仅仅是因为慕容离欺骗过他?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



“阿蹇,你快帮我找找看公孙去哪儿了。”慕容离拉着蹇宾的手不肯放。


“什么意思?公孙不在府里?”


慕容离点头,“我到处找都找不到,阿蹇,只有你能帮我了。”


蹇宾面露难色,他答应过齐之侃以后都不再占卜了,他不能食言。可是,蹇宾又不想看到慕容离着急无助的模样,“就这一次。”


“恩!”慕容离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满心期待的跟在蹇宾屁股后面,等他摆好卦,占卜完,然后迫不及待的问道,“他在哪里?”


“钧天,东郭村。”蹇宾抬眼,正好撞见了站在门口的齐之侃。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现在就去找他!”慕容离差点撞上了迎面而来的齐之侃。两人视线相交,谁也不肯先让步。


蹇宾见气氛有些不对,赶紧走过去把慕容离拉到自己身边,“阿离,我跟你一起去。”慕容离的伤才刚刚好,蹇宾不放心,正好,他也许久未见仲堃仪和孟章了。


慕容离暗讽,“小齐将军肯放你走吗?”


齐之侃知道蹇宾还是放不下美人坊的那些人,正如蹇宾担心慕容离的伤势,他也放心不下蹇宾一人回去,“我随你们一同前往。”


……

“我暂时压制住了阿辰体内的离魂散,但要彻底解除毒性,还得去找阿离,”陵光走过去扯了扯执明的衣角,“你相信这毒不是阿离下的吗?”


“我只信你。”只要是陵光以命相交的人,执明都会无条件的信任他。


不愧是他看中的男人,陵光踮起脚尖亲吻了一下执明的嘴唇,以示嘉奖,“执明你知道吗?你真的不适合当一个皇帝。”


执明搂住陵光的腰,“执明只稀罕当陵光一人的昏君。”


“怎么我以前就没发现你长得这么俊呢?”陵光捧起执明的脸,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欢喜。


“还不是因为你蠢。”执明握住陵光的手轻轻咬了一口。


“我哪里蠢了!”陵光不服。


“是谁一度以为我喜欢阿离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我要撩的人是你,你还死命的把我往阿离那儿推,你知不知道好几次我差点被你气死。”好在美人坊的那群小伙伴们不嫌弃,要不然他这辈子也别想得到陵光了。


“这也不能怪我呀…”谁让执明当初不讲明白害自己误会了那么久。恩,都是他的错,都怪他。


“所以你以后要好好补偿我知不知道?一个纯真少年支离破碎的心需要你来拯救。”执明忍不住亲了一口陵光的嘟嘟嘴。


“我都这样了你还想让我怎么补偿?”


“当然是继续昨天没完成的事…”说着,执明的手就探进了陵光的衣服里。


“你等一下!”陵光赶紧抓住了执明的手,“现在不是时候。”


“我觉得挺是时候的啊。”执明一脚把房门踹关了。


“你家大表哥还等着救命呢!”美色误人啊。


“哦,”执明一脸的不情愿,“那我们先去找阿离吧。”


有人敲门,陵光使了个眼色,执明乖乖过去开门。


庚辰面色苍白的倚着门,“我也去。”


“你去做什么?你都这样了快回去躺着。”怎么莫澜那小子也不看着点?庚辰只是暂时压制了毒性而已又没有解毒。


“放心,我们会把解药带回来的。”以前庚辰恨不得天天跟自己打架,现在他这病弱的样子让陵光有些不习惯。


庚辰抬眸迎上陵光的视线,“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眼前完全是一个陌生的人,但是为何他的眼神如此熟悉?


陵光讪笑,“好看的人长得都有些相似的。”他现在还不想暴露身份,毕竟这里是执家。


庚辰眼神微闪,随即说道,“就当是我想见阿离了,带我一起去找他,好吗?”


执明顿时眉飞色舞,“好啊好啊,当然好啦。想见阿离呀?原来如此,不是阿陵原来是阿离哈哈。”


庚辰:“???”


2.

无巧不成书,陵光他们三人回美人坊的路上正好碰上了慕容离他们。


陵光第一反应,扑过去挂在慕容离身上。第二反应,“咦?阿蹇?你被小齐休了还是你休了小齐?”


最后他才注意到了一直默默站在蹇宾身旁的齐之侃,这就有些尴尬了。陵光默默的放开慕容离,扯了扯他的衣服,慕容离把耳朵凑过去,陵光压低了声音问道,“他怎么来了?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啊?”


“说来话长,等会儿慢慢跟你讲啊。”慕容离还急着去找公孙钤呢。


“噢,”陵光也没多问,看了一眼蹇宾和齐之侃疑惑的眼神,他咧嘴笑道,“嘿一场误会,我认错人了。”


蹇宾觉得这神态眼神像极了陵光,顾念到齐之侃也在,蹇宾也没多说什么。


“对了阿离,我有要紧事找你,你快跟我过来,”陵光赶紧拉着慕容离跑到庚辰面前,“他中毒了,离魂散。”


慕容离皱眉,“怎么可能?”


“你先帮他把毒解了再说。”


“噢,”慕容离不急不忙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颗药递给庚辰,“解药。”


庚辰刚服下药,慕容离转身就要走,陵光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阿离你这是急着去哪儿啊?”


“我…”慕容离抿唇,“我去找公孙钤。”


“什么!”陵光果然跳脚了,“你干嘛又去找他啊?…你脸色不对,是不是受伤了?是公孙钤把你打伤的?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等一下,你这是什么逻辑啊,”慕容离赶紧把陵光拽了回来,“我是受伤了,但跟公孙钤没关系,你不许去杀他。还有,自从你离开后我就没有再去见他一面。我…我很想他。”


陵光最受不了慕容离露出这副表情了,“那…那你是怎么受伤的啊。我可以去把伤了你的人杀了吗?”


“他们已经死了。我的伤不要紧,我现在只想去找公孙钤把话跟他说清楚,你…陪我一起好吗?”解决陵光和公孙钤之间的矛盾也是慕容离最大的心愿。一个至亲一个至爱,这世上最不想看到陵光和公孙钤不和的就属慕容离了。


“你还要我陪你一起去见公孙钤?!你…好吧好吧我去就是了,”陵光回头看了一眼执明,“你要不要先送阿辰回去?”


庚辰连忙说道,“我也一起。”


一路上,齐之侃和蹇宾两人的视线就没从陵光身边移开过。陵光左手挽着执明,右手挽着慕容离,躲在他们中间来隔开蹇宾夫夫二人审视的眼神。可是怎么感觉身后还有一道火辣辣的视线?难道庚辰也开始怀疑自己了?不会的,他应该是在看阿离。陵光就这样说服了自己。


“你就不能安分点好好走路?”这一蹦一跳的也不嫌累得慌?


“他要是能消停会儿就不是他了。”执明一脸宠溺的盯着陵光看,媳妇儿真可爱。


慕容离莞尔笑道,“说的也是。”


陵光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生活如此美妙过,“活着的感觉真好呀~”陵光忽的张开双臂,执明和慕容离两人猝不及防的就挨了他一拳头。


身后的三人望着那三个嬉戏打闹的身影各有所思。


齐之侃或许不清楚,但是蹇宾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执明看似好相处,但想让他真心相待却不是件容易的事,能让执明和慕容离同时露出这种神态的世间唯有陵光一人。


也不知道是冤家路窄还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东郭村前,他们六人与公孙钤和夜枭撞个正着。


“公孙!”慕容离刚想冲过去就被陵光给死死拽住。


“矜持一点!瞧你那猴急样儿也不怕被人看了笑话。”陵光看到公孙钤就来气,若不是在路上答应过慕容离要忍耐,他早上去一掌劈死那公孙钤了。


“你要是对我有阿离对公孙钤的一半态度,我也就死而无憾了。”执明把陵光拉到自己怀里,陵光一松手,慕容离就趁机跑了过去。


“哼,要是公孙钤有你一半好我一定会活得更久。”陵光气呼呼的说道。


执明就当是被媳妇儿夸了一回,他乐呵乐呵的牵起陵光的手,“过去吧,看看你讨厌的那个人这两年可有什么变化。”


“再有什么变化也改变不了我对他的厌恶之情。”陵光不情不愿的被执明拉了过去。


公孙钤微微颔首,算是跟执明他们打过招呼了。随即他才朝慕容离开口说道,“伤好了?”


慕容离笑着点了点头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查案,”公孙钤没想到齐之侃和蹇宾竟然也来了?“夜枭说在这里见到了遖宿使团的尸体,怀疑下手的人正是美人坊陵光。”


怎么又扯到他头上了?陵光刚抬眸就撞上了公孙钤投来的视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那瞬间他似乎捕捉到了公孙钤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


“不可能!”慕容离与执明异口同声道。


“一定是搞错了,阿陵他…”蹇宾看了一眼陵光的背影,继续说道,“阿陵早在两年前就死了,一定是有人想陷害他。”


“难说,”齐之侃抱臂,“他本事可大着呢,不是还没有找到尸体吗?指不定躲在哪里祸害苍生呢。”


慕容离觉得刺耳,当场就朝齐之侃甩出一根毒针。要不是蹇宾早就料到慕容离会动气,齐之侃必死无疑。


蹇宾扔掉手里的毒针,“阿离你做什么!”


“你应该问他究竟想做什么!”慕容离冷哼一声,不想搭理齐之侃。


“没听出来吗?我这是在夸奖你们的阿陵呢。”齐之侃向来看不惯美人坊,和他们作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别出心裁的夸奖方式,我相信那位阿陵听了也会觉得不错。”现在可不是针锋相对的时候,陵光勾了勾慕容离的小指,慕容离这才忍让了一步。


齐之侃越看这个紫衣少年越觉得奇怪,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和执明很好的样子又和慕容离很亲近?难道是美人坊的新人?


“齐将军,那场火烧了两天两夜,阿陵又不是大罗神仙怎么可能逃得出去?”虽然以前庚辰也经常跟陵光拌嘴,但他绝不容忍别人说陵光的半句不是。


公孙钤讥笑,“就是因为他造孽太多才会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罢。”



“嘿我这暴脾气!”陵光的火气一下子被挑起,他撸起衣袖正准备冲上去和公孙钤拼命。慕容离赶紧把他拉住,“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



陵光挑眉,“你刚刚对小齐可不是这态度啊。”男大不中留啊。


执明眯了眯眼,刚才那话不像是公孙钤会说的,难不成他是在试探陵光?


“人都到齐啦?”孟章大老远的就听到陵光的声音,出来一看差点被这阵势吓到,怎么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孟章跑过去拉起陵光和慕容离就走,“你们快过来帮我挖坟。”


挖坟?!众人赶紧跟了上去。


谁会想到那间废弃的仓库,那三具尸体下竟是一个“万人坑”!


仲堃仪已经挖的差不多了,他走到孟章身边,“你说他们有没有可能会是东郭村的村民?”


这个问题就毛骨悚然了,陵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得有多大仇?”


“会不会是…”夜枭话还没说完齐刷刷的视线就朝他扫来,仿佛要将他千刀万剐。夜枭默默的闭上了嘴,好吧,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而且一大半都是陵光的人,他还是别自寻死路了。


“不可能。就算小陵光没有死,这些人也不可能是他杀的,”孟章经过夜枭身旁时眼底闪过一抹寒光,他将他们带到那三具遖宿使者尸体旁,“模仿得过于刻意反而露出了马脚。”


孟章拎起尸体的衣袖,“先不说这些咬痕太过锋利,关键的一点是,小陵光虽然能控制野兽,但与此同时他最怕的就是野兽。只身一人的时候,他断然是不会用这一招的。”


仲堃仪连忙附和道,“没错没错,小祖宗他不敢的。”


公孙钤若有所思,“凶手另有其人。”


“你信了?”齐之侃有些意外,公孙钤就这样轻易的相信了?


公孙钤点头,“如果没有人在他身边,他碰到那些毛茸茸的动物会吓得腿发软直冒冷汗,哭还来不及更别谈驱使它们杀人了。”


“你怎么知道?”慕容离好奇的问道。这个秘密除了执明只有他们美人坊其他四人清楚啊?


“就是,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执明突然冒出个可怕的想法,陵光如此讨厌公孙钤该不会是因为他们俩曾经…执明立马抽了自己一巴掌,“不会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众人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执明身上,怎么好好的突然抽自己巴掌来了?


陵光赶紧帮执明揉揉被打红了的脸,“你对自己下手也真够狠的。”他看着都疼。


执明连忙握住陵光的手,带有敌意的瞥了一眼公孙钤,然后俯身在陵光耳边轻声问道,“你和公孙钤不会有一段不可描述的过往吧?”


陵光嘴角的笑容僵住,对准执明的肚子就是一拳头,“是的是的,我爱他到心破碎可以吗?”


“是我胡思乱想喽?”


“要不然呢?!”还不可描述的过往?亏他想得出来!


“嘿嘿,那我就放心了,”执明连忙给陵光揉了揉小粉拳,嬉皮笑脸的问道,“没打疼吧刚刚?来,我来给你呼呼。”


“敢情你们这是来谈恋爱了是吧?”在一堆尸体旁亲亲我我也只有执明能干得出来了,孟章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陵光,“不错嘛,进展挺快的噢?”


“我们是纯洁的!”虽然差一点就不清白了。


孟章窃笑,“我明白的不用解释了啊乖。”


“你明白什么了?!喂你听我把话说清楚啊小孟章,你这是去哪里啊?”被人误会的滋味可不好,更何况还是这种误会?


“去后山那边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孟章和仲堃仪把东郭村都翻遍了也没找到什么可疑的线索,现在就剩下那后山了。


“不用去了,”公孙钤和夜枭来的时候路过了后山,“那里洞口都被封住了,根本进不去。”


“四周也被有心人布下了阵。”夜枭补充道。


模仿自己的杀人手法,用阿蹇擅长的阵法,还有阿辰身上的离魂散。“他的目的是美人坊。”这世上想要对付他们的人很多,但究竟谁又有这个能耐做到这种地步?


3.

“我倒想看看是他的阵法厉害还是我的更胜一筹,”不仅是胜负欲,这件事关乎到美人坊,他是不可能坐视不管的。“小齐,对不起,我…”


“我明白。”齐之侃还是有些失落的,他在蹇宾心目中的地位终究还是比不过美人坊啊…不过,这样重情义的蹇宾不正是他中意的吗?


十人来到了山洞前,蹇宾开始破阵,陵光拉着慕容离和执明一屁股坐在地上。孟章和仲堃仪见了也赶紧坐过去,五个人围成一个圈看着蹇宾干活,就差来点瓜子茶水了。


“我饿了有吃的吗?”陵光在孟章身上没搜刮出什么然后转过去把魔爪又伸向慕容离,“又是核桃?阿离,你身上就不能带点其他东西吗?”核桃虽然好吃,但剥起来太麻烦了呀。


“吃颗核桃补个脑,你这么笨应该多吃点,我这是为你好。”慕容离把核桃全都倒了出来,执明和慕容离默契的开始帮陵光剥核桃。


“你才笨呢,”陵光拿起一个核桃就咬,奈何咬不动,他又默默的把核桃塞回了执明手里,“小孟章,你跟仲堃仪怎么会在这里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山洞就是借尸还魂的地方。”孟章开始无聊的帮仲堃仪梳小辫子。


核桃壳割破了手指,执明蹙眉,果然是借尸还魂。


“他如此大费周章的把我的魂魄招到这个身体里,如果不是简单的想把我复活,那他一定另有图谋!”陵光是在一个破庙里醒来的,当时他就觉得奇怪,究竟是谁藏头护露尾的把他给救活了?


“是敌非友,他很有可能想借用你现在这个身体达成某种目的。”慕容离把剥好的核桃仁都堆到了陵光的手心,然后继续。


“所以你们觉得东郭村的事和借尸还魂一事有关?很可能还会是同一个人?”执明的眼底闪过一抹杀意,如果真是这样,那两年前陵光的死也一定跟他有关!


“其实我们也不用急着找他出来,他搞出那么多幺蛾子无非是想把我们引过来。说不定现在正躲在哪里看戏呢?何不等他自己露出马脚也省得我们费神。”陵光向来怕麻烦,也懒得动脑。以前在美人坊的时候,孟章是他的手,慕容离是他的脑,就这么一过过了十几年。


“小祖宗怕麻烦,小葱又急着想把这个人给揪出来,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仲堃仪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


“说说看。”这次陵光意外的没有让仲堃仪住嘴。


“如果那个人想要利用小祖宗你现在这个身体的话,那你就再嫁执萌萌一次,那人定会狗急跳墙过来抢你,到时候我们来个瓮中捉鳖,事情不就解决了?”仲堃仪与执明一拍即合,真不愧是两个色迷心窍的主。


陵光一脚把仲堃仪踹开,“去死!出的什么馊主意!”让他再嫁进那个执家?万一又死了咋办?


“我觉得这个方法可行耶,”孟章一脸严肃,“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抓出凶手而且这对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啊。”


“反正到最后你还是要嫁给傻明的,大不了早点生个娃儿也好让我过把当干爹的瘾。”如果是陵光的孩子,慕容离一定会把他宠上天。


执明一脸期待的盯着自己。陵光感觉头都大了,“你们这是合起伙来逼婚是吧?”


众人点了点头。


好在蹇宾这时候已经破了阵,要不然陵光真不知道该怎么推托下去。他不是不愿意嫁给执明,只是不是现在。


蹇宾的脸色有点难看,“那个…我…我习惯性的用了两年前的方式破了这个阵法。”


“所以呢?”


“所以…只有没破过戒的人才能进这个山洞,”蹇宾抬眸正好撞上齐之侃的视线,“我进不去。”


齐之侃理所当然道,“我也进不去。”


孟章耳朵微微泛红,“我就在外面等你们好勒。”


仲堃仪搂着孟章,“我跟小葱一起等你们。”


“阿离,那我们进去吧。”陵光牵起慕容离的手,可他却愣在原地不动。


慕容离有些心虚的看了陵光一眼,“我可能…也进不去。”


陵光:“……”


公孙钤一本正经,“我和夜枭在这里等你们。”


陵光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公孙钤你这个衣冠禽兽你竟然把我的阿离给睡了!”执明见情势不对,立马把陵光抱走,陵光的小腿死命的蹬啊蹬的就是踢不到公孙钤。


“公孙钤你给我等着!”直到陵光和执明的身影消失在洞口,公孙钤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算一算这一下子开了几辆车?噗,执光难得纯洁了一回)

评论

热度(60)

  1. 假陵光那个素素Mao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