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钤光AU】记一次失败的刺杀行动

Morison_W:



双人站的抱梗大赛,选题「想亲他想杀他想娶他」。


看起来根本就不会功夫其实还是挺厉害的布庄少爷钤x虽然看上去似乎很凶但实际上以脸服人的新任杀手光


渣作轻拍(._.)




01




陵光是朱雀会的杀手。他今天的任务,是去刺杀三百里开外,淮西郡青竹布庄的二少爷公孙钤。




「为什么是杀二少爷?」「杀手,最忌讳的就是好奇心。」魏玹辰循循善诱。「你且去完成安排下来的任务。个中细节等时机成熟,为师自然告诉你。」「是,师父,徒儿去了。」




于是陵光就背着他的墨阳剑下山了。




02




其实墨阳剑原本不是陵光的。




那天陵光刚刚通过考核,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佩剑,很兴奋地在山崖边比划。结果一时手滑,佩剑被甩脱手飞了出去。陵光那时候轻功还不够厉害,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把剑挂在生于绝壁的一个松枝上晃荡。




这可是自己刚拿到手的新佩剑,怎么有脸面去问师父再要一把。偏偏丢还没丢到山谷里,就好端端地挂在那个松枝上,一摇一晃的。陵光若是闭上眼睛,它就在脑海里转悠。




「呜……」陵光越想越难受,索性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浅紫色的裙袍圆圆摊开一圈,陵光越哭越厉害,躺在地上哭,边哭边打滚儿。




所以公孙钤路过的时候,就看见一团衣服在地上乱抖。




03




「在下可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公孙钤从胸口掏了个手绢出来,帮陵光擦擦眼泪。




丢脸死了,哭成这个样子还被外人看见。陵光委屈得紧,眼里水雾「噌」得冒起来,仿佛又要重新开始新一轮「洒水拉警报」。




公孙钤赶紧好声好气地哄着。陵光喝了口公孙钤递给他的海棠酒,才抽抽嗒嗒地告诉他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如此。若是侠士不嫌弃,在下这把佩剑先借给你?」公孙钤把悬在腰间的墨阳卸下来,双手捧着递给陵光。「侠士可莫要再哭了。」陵光整个眼圈都泛红,看得着实令人心惊。




「这……这不太好吧。」陵光看墨阳做工考究,镂空设计的剑鞘里漏出丝丝寒光。格上还刻了特制的纹章,似乎是乾卦的卦象。




「无妨。都说是借了,若是有缘,在下再来问侠士讨回来便是。」公孙钤拍拍他的肩膀就走了。「还未请教恩人姓名!」公孙钤远远地摆了摆手,衣袖被风吹起上下翻飞,夕阳给他做背景,反而更有侠客风姿。




待到陵光回去吃晚饭,魏玹辰看着他腰间悬着的新佩剑捋了捋胡子,眯着眼睛笑了笑。




自那以后,陵光就把墨阳当作自己的佩剑了。




04




陵光就这么背着墨阳剑一路到了淮西郡。青竹布庄好大的门面,陵光在屋顶跑了小半天,跑到月上柳梢头,才找到公孙二少爷住的院落。




「公孙钤!小爷是朱雀会的陵光,今日来取你的狗命!」陵光其实根本就不喜欢拿那些蔑称喊别人。但是杀手嘛,要的就是这种「老子天下第一跩」的气势。




「少爷您可别别别别冲动啊!」公孙钤的小厮吓得话都说不顺了,上下牙齿直打颤。这可是朱雀会的杀手啊,饶他在大户人家跑腿,也从未见过这种阵仗。




「无妨。」公孙钤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点也不慌,反而去安慰明明怕得要死还硬是要护在他身前的小厮。隐隐约约的,他觉得窗户上那个剪影有些熟悉。




05




怎么被吼了一嗓子却什么动静也没有啊。




陵光性子挺急的,一点都等不得。在门口深呼吸两下,准备直接冲进去。




没成想公孙钤也是个坦荡荡的性子,这会儿刚挽好袖子打算开门和陵光正面怼。一个开门一个往里冲,陵光正巧被不高不低的门槛绊了一跤,摔进公孙钤怀里。




「唔!」唇上一阵柔软的触感,陵光手里那把墨阳剑丁零当啷地掉在地上。退开两步手捂着嘴,「你敢轻薄小爷?!」




「啊这位侠士且听在下……」「滚!」陵光又要哭出来了。这,这和师兄们描述的刺杀现场不是一个套路啊!




公孙钤的小厮冷不丁在边上把烛台点起来,陵光和公孙钤打了个照面。




「诶?恩人?」




06




「恩人也是来杀那个公孙钤的吗?」陵光很兴奋。这下好了,再努力努力,革命友谊说不定就能升华成恋爱关系。




公孙钤愣了一下,把墨阳从地上捡起来掸掸上面并不存在的灰。「侠士,在下复姓公孙,单名一个钤字。」




07




青竹布庄和朱雀会要联姻了。整整三百里,家里是姑娘的一律送了青竹布庄新出的祥云锦缎,家里是小子的一律送了两只毛色亮丽的大公鸡。




废话,咱们总共就这么一个粉雕玉砌小师弟,这肯定得把排场往大了做啊。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陵光涨红了脸,扯着盖头底下的流苏不让公孙钤掀开。「小爷怎么就被你拐到这个地步了?」




公孙钤探身从后面把盖头拎起来,陵光吓了一跳,眼睛瞪得大大的。公孙钤侧身亲了一口陵光的脸颊,「可不是侠士自己跑上门来,说要娶在下的狗命嘛?」




【终】




完了,我得了一种叫做「一定要让钤光结婚」的病_(´ཀ`」 ∠)_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