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裘钤】论敌情变情人的可能性,第二十三章

哈哈哈哈哈

白菜吃兔子:

Part23.


“哎呀公孙公子,您这怎么就到门口来了?快回快回去,多不吉利啊!”公孙钤正扶着老夫人伤神,听了喜娘这话不禁烦闷,闷声道:“反正嫁不出了,还管什么吉不吉利?”


 


来迎亲的喜娘先是一愣,随后用手绢遮住的嘴大笑起来,笑的公孙钤一阵莫名奇妙,忙问怎么了。喜娘这才停止了笑,拉着公孙钤的手腕笑吟吟:“我们公孙公子惊才艳艳,裘大将军怎么会跑了?只是路上耽搁了而已……哟,看把你急的……”


 


裘振,你别是个智障吧?这都能耽搁了?!内心嫌弃后公孙钤无语望天,老夫人狠狠瞪了公孙钤一眼,仿佛在责怪公孙钤谎报军情。


 


……


 


很尴尬。


 


众人吉时过后再等了一刻,等来的竟是裘振披着红盖头来了?公孙钤不明所以,倒是公孙老爷觉得面子倍儿足。说好的嫁儿子变成了娶将军,这能不开心吗?公孙钤看着裘振向自己娇滴滴的一俯身子,旁边的小丫头还解释着:“我家将军来迟了,还望副相莫怪。”一时百感交集……


 


“一拜天地。”公孙钤看着硬是穿着新郎装披着盖头的裘振,抽了抽嘴角。


 


“二拜高堂。”公孙老爷和夫人激动地直拍大腿。


 


“夫妻对拜。”公孙钤隐约觉得这个身高不太对……


 


“送入洞房。”望着裘振离去的背影,公孙钤决定还是先陪宴再说。


 


待酒喝足了送入洞房,公孙钤盖头一挑……“仲堃仪!!!唔……放开……”


 


“公孙兄声音再大一点,你在这淮西的脸面可就没了。”


 


公孙钤心底大乱,说好的裘振变成了仲堃仪?这叫人怎么接受?想到自己在淮西的颜面问题,公孙钤还是安静的坐了下来,心情难以平复,事情还是要问的:“怎么是你?”


 


“嗯……我本是来参加的,来的晚就暂时去了裘将军的住处,正好他接到王令犹豫不决,我就替他做决定了!”话说完仲堃仪狠狠点了点头,仿佛自己做了什么伟大的事情,对自己的行为十分肯定!然后刻意忽视公孙钤咬牙切齿的“你替他做的决定?”继续义正言辞道:“对!王命不可负,公孙兄的颜面也很重要!只能牺牲我来顶一下了!”


 


“呵呵。仲兄,和天枢王闹矛盾了吧?”


 


“没有!”


 


“说实话我就允许你暂住一段时间。”


 


“……我真的是来参加的……至于裘将军,他自己走的,我去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我是听了下人的话才顶了裘将军的位置。”


 


闻言公孙钤轻笑一声,手指摩挲着手中的玉杯,缄默了好一会将杯中酒一饮而下。


 


“仲兄,其实我希望你骗骗我,说是你替他做的决定。”终究是比不上陵光啊……


 


裘振回到天璇后很头大,怎么说呢?当初和陵光密谋了他去淮西,遖宿知晓裘振已走必会趁机攻打,尴尬的是裘振都走到公孙钤家门口遖宿也没个消息,盘算着干脆成了亲再走,结果大婚前夜收到遖宿已打到偲水的消息。快马加鞭到了王城,陵光眨眨大眼:“许是有人泄了消息,遖宿逃了。爱卿还是多留些时日,以免再生祸乱,本王会下召让公孙副相速归的。”裘振算了算,自己从淮西天璇王城已是耗费了半月,公孙钤接到诏书再来预计二十日……也不知道公孙钤一个人怎么面对亲朋,等公孙回来定要好好补偿他。 


 


这么想着裘振打算先回将军府,洗去一身风尘静待公孙归来,岂料刚走到门口便碰上了自家老爹。裘天豪一副惊异之色,摇着裘振的肩膀问:“你小子怎么在这?那在淮西成亲的人是谁?陪公孙钤云游的人是谁?”


 


“???”裘振表示他也很懵逼。


 


“说话!”


 


“儿接到王命后当夜启程,并未成亲。”


 


……爷俩大眼瞪小眼,裘天豪终于受不了眼前的傻小子,一巴掌拍在了裘振头上:“快去天权找人!媳妇都被人拐走了你怎搞的?你自己上大街听听,公孙副相和伴侣云游的事已经是新的话本了,我还以为是你,前天酒楼喝茶还听得乐呵呵呢!”


 


裘振摸了摸自己的爱马,脑中闪过陵光的“多留些时日”,又闪过“公孙钤与不知名人士成婚”,权衡了一下,将目光转向自己的爹……嗯!裘老将军堪比廉颇,遖宿一定不在话下!马鞭一甩,裘振倒想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子动了他的公孙钤。


 


胆子大的仲堃仪目前趴在客栈的床上,心里叫苦不迭。为了不让淮西老家的人发现成婚的不是裘振,公孙钤和他当夜留了字条说要云游便趁着夜色翻墙溜了。若他知道公孙钤承诺的允许他住一段时间是指四处客栈住一段时间,仲堃仪绝对不冒充裘振成婚。公孙钤也不知犯了什么疯,带着他整个钧天跑,每到一处还要刻意表现“恩爱”,流言一阵风的到处刮,搞得孟章都与他断了书信,原先小小的矛盾也越来越大。


 


“来,我为你斟酒。”


 


“公孙兄……你可别了,我慌。”


 


公孙钤眼风一扫,仲堃仪乖乖的喝了下去。“从天璇到天权,快的话也就二十日吧?”仲堃仪点点头附和,公孙钤筷子一放,单手支着下巴笑盈盈的打量仲堃仪,唇齿一碰:“仲兄,今晚到我房间前厅坐一会。”


 


仲堃仪去了,乖巧坐着等,然后被敲晕了。


 


公孙钤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唇角一勾,听到脚步声后头也不回道:“夫人怎么才来,我都等急了。”被一把扯入怀间故作惊讶,双手抵在来人胸前用力往外推:“裘振!怎么是你?你快放开,我等的是我夫人?”


 


裘振皱眉,揽住人腰的力道大了不少:“哦?我怎么不记得副相有了夫人?天下皆知副相是与我裘某结亲的啊?”说着指尖一勾,松了公孙钤的腰带,埋头在颈间磨蹭:“说,爱我不?”


 


“别闹了,我和夫人恩爱的很,只是为了颜面暂借你几年名字用用罢了,何况我是要对夫人负责的。”


 


“可是我这些日子好想你,怎么办?要不要也对我负责下?”


 


“……流氓。”



评论

热度(56)

  1. 假陵光那个素素白菜吃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