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执光】痴情玄武俏朱雀 (三)

是个废鱼:

(三)
这一夜美人在怀执明却睡得不怎么踏实。梦中先是一片混战,身着紫色铠甲的人站在身旁却看不清面孔,靠近看清些却被一把推开。执明摔倒在地,爬起来就瞅见一只雀鸟立于自家神殿后院的矮灌上,他走上前想抱起它,雀鸟一挥翅膀消失在眼前。执明揉了揉眼又见池塘旁一位少年背对自己,少年一头墨色卷发未戴发饰垂至腰间,“你……”他还未开口就见少年脚下一滑掉入水中,水面却是一片平静丝毫没有人落水的痕迹,执明困惑的挠挠头,头顶传来一个清亮的声音,“我掉下去你会接住我吗?”仰头见树上坐了一位紫衣美人,执明张开手臂,落下的人却是一身浸染血红的铠甲,被束起的卷发和头一起无力垂在自己怀中,执明终于看清那人脸。

“陵光!”

陵光很生气,非常生气,活了几千年都没这么生气,他和执明第一次同睡一张床的第二日清晨,就这样被一声恐怖的叫喊声惊醒。话本里写的一觉醒来会看到桌上有丰盛早餐都是骗人的,不对骗神的!“抽风啊?!”精准避开危险部位一脚把执明踹下床,陵光翻个身抱过身边的枕头又睡了过去。执明懵坐在地上,愣愣的瞅着屋内装饰和躺在床上抱着自己枕头的陵光,他趴回床边伸手过去小心碰了碰陵光的头发,一夜被自己搂在怀里,发间还带些体温热度。抬头窗外有家雀落在梧桐树上喳喳叫,执明长舒一口气,这不是梦。走出柴火房,打水洗干净脸又打好一盆为陵光备上,便穿戴整齐出门买早点。早点吃什么?当然是大葱馅包子。执明先生,钧天城名人,出门买个早点自然也少不了被人围观,有年轻人咧着嘴朝他乐,“执明先生起这么早昨天看来不辛苦呀?”终于排到肉包子,执明又去水果铺子买了几斤草莓,这水果天上也能吃到,陵光曾悄悄和他说这比王母的蟠桃好吃,是几千年前说的?反正执明都记得。

回到家中,陵光已经洗漱完毕。他站在园中梧桐树下,一头卷发随风微颤,发间装饰着一颗红粉宝石,这样的宝石不说人间就是天界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宝。当初他们二人在玉衡仙境湖畔化成原身打闹,陵光笑执明飞不起来抓不到自己,不想执明一跃起把他叼入水中却忘了他不习水性。羽毛浸满水的朱雀还没扑腾几下就沉了下去,执明忙变成人形一把捞起他上岸,陵光趴在他怀里迷迷糊糊打了半天嗝,才把水吐干净。第二天执明抱着一个锦盒去朱雀宫赔罪,陵光卧在床上冷冷的盯着他,盯的执明就差缩回龟壳中,他趴在床边把道歉的好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终于逗乐陵光接过盒子。里面躺着一颗粉红色宝石,执明有些紧张的咽咽口水,陵光只是把宝石拿起来看了看就扔回盒子说,“一般玩意嘛,也就配给本神君做个头饰。”

很久以后众神君集会白虎神君兼兵无意瞥见这颗宝石,他揉揉眼睛又看了看确定没错,赶忙拉过青龙神君同他小声说:“执明那家伙把自己一族传家宝送陵光了?”孟章理了理额前刘海淡定道:“这有什么,前几天他还抱了只小白龙让那小家伙喊自己爹喊陵光妈。”兼兵回去同近侍小齐讲了这事,小齐听完一脸凝重,兼兵不解问他为何?小齐道:“臣在想,玄武和朱雀能生出什么?”兼兵一夜失眠也未想出能生出什么,不能回答小齐的问题让他很烦躁,于是兼兵又去找了孟章,孟章挠着小白龙笑了笑,“这事呀,得先看执明什么时候能追到陵光。”

执明走去梧桐树下,拎着大包子在陵光面前晃了晃,“想什么呢?”陵光歪过头朝他一笑,“你打算什么时候说喜欢我?”




愚人节快乐!!_(:3」∠)_更得太慢了抱歉呜呜呜

评论

热度(64)

  1. 假陵光那个素素跑路了跑路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