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堂前月未离【十二】

立风er:


       第十二章


   慕容离像往常一样替执明批折子,天权确是个富庶之国,除了前些日子的水灾,大多地方送来的折子写的都是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满篇空话。任外头战火肆虐,天权依旧国泰民安。
    也难怪执明不爱看奏折,日日都是些歌功颂德的套话,看久了也觉得无聊。
    “少主,有您的信。”
    “拿过来吧。”慕容离合上折子接过信,拆开粗略看了一眼,“遖宿王有意邀我一聚,你找个借口拒了他。”
    “是。”庚辰应下,慕容离说道,“你再叮嘱他一句,韬光养晦。”
    庚辰接了命令欲离去,慕容离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将他叫住,“你与莫郡侯之事,还未向我解释。”
   庚辰楞在原地,许久后启唇答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既是如此,我也不阻拦。你别忘记分内之事就好。”
    “属下遵旨。”言毕,庚辰转身没了踪影。
    执明待在莫澜府上大半天,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肚子,莫澜被他盯得别扭急了。
   “莫澜,为什么你的肚子还是这么小呢?”执明不解的问道。
   “王上……我这才怀了多久,肚子还没大起来呢。”真是的,王上平日果然没有好好听医丞讲课。
    尽管如此,执明对莫澜的肚子还是有莫大兴趣,“对了,莫澜,孩子的事你跟那人说了吗?”
   “还没有。”想起此事莫澜就有些发愁,“他天天不见影的到处窜,也不知道在什么。”
   “有了,”执明灵机一动,“我现在就去找阿离把人要过来,让他好好陪你会。”说着便要起身回宫,往向煦台去了。
    “阿离,阿离,本王来找你要点东西。”
    不送东西反而来要,还真是难得。慕容离当下手中的折子看向执明,说道,“王上想要什么尽管拿去就好。”
    “这不行,还是要阿离跟他同意才好。”执明说道,“前几日医丞诊出莫澜有孕,本子便想找你商议赐婚一事,也好让他照顾莫澜。”
    “莫郡侯有孕?”
    “医丞前日才诊出来的,本王看莫澜这几日郁郁寡欢的心里也觉得难受,这才来找阿离要人。”
    “能求娶莫郡侯是庚辰几世修来的福分,”慕容离说着起身行礼,“臣替庚辰谢王上成全。”
    “谢什么成全。”执明笑了笑,“阿离可要叮嘱他照顾好莫澜。”
    “是。”话音刚落,执明便要转身离开,慕容离此刻开口挽留一句,“也快到用晚膳的时候了,王上可否赏脸?”
   执明听后有些犹豫,琢磨了一会又收回了刚迈出去的一条腿,“好。”
   天权城内热闹非常,莫郡侯要下嫁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侍卫,这消息刚传出时王城内就已炸开了锅,更有几人将此事加以想象编作话本流传,有几本执明也看了,写的当真是感人肺腑啊,可惜太扯难以令人信服,有几本还将他编成拆人姻缘的恶王。
   “啧啧,百姓还真是敢想啊。”执明站在镜子跟前为莫澜梳头,他也没做过这些,不过一时兴起夺了侍从的梳子,“要怎么念来着,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哎哟,王上你弄疼我了。”莫澜摸了摸倍受凌虐的头发撇撇嘴,“还是让旁人来吧,我这头发都快被王上梳没了。”
    执明无奈之下只得宣人进来伺候着,自个坐在一旁下人盯着送进来的婚服发呆。
   莫澜看他盯得投入,便想调笑一句,“王上是不是也想成亲了。”
   执明看着婚服时脑中确实闪过两人身影,一个温润如玉,一个回眸生花,一阖眼尽是两人音容相貌。执明摇摇头,散去脑中所想,“想什么想?本王成哪门子亲,不过无聊随处看看罢了。”
   “王上迟迟不允慕容先生的亲事,是因为放不下公孙吗?”
   “谁允许你乱猜的。”执明心想着,今日是莫澜大喜之日不能对他发火,生生把气憋回了肚子里。
   莫澜还未意识到自己戳中了执明心事,继续说道,“这事早在宫里传遍了,王上在向煦台过了雨露期,又不立慕容先生为王夫,大家都在笑话慕容先生,说他早对王上图谋不轨想借此上位失败了。”
    “笑话他?”他怎么从未提过,莫澜又说了许多,执明一句也听不进去,干脆起身走向门外。
   推门,那抹红衣静立一侧等待。
   
 
   

评论

热度(46)

  1. 假陵光那个素素立风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