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毓执】抱歉,抢错婚了(下)

立风er:

@泪慕血兰 我写完了 嘿嘿嘿(*ˉ︶ˉ*)


    毓埥坐在大门前揉着脸上的伤口,执少爷下手还真狠,仅仅碰了他嘴唇一下险些被打成猪头。
   慕容离扶着腰肢酸痛的陵光一路打情骂俏着回到家中,掏出钥匙正打算开门时低头看见他家大侄子正坐在门口种蘑菇。
   “阿离……这怎么还有个流浪汉啊。”陵光被他吓了一跳,退到慕容离身后,紧紧搂住他的手臂,“要不要赶走他。”
   “没事。”慕容离在他脸颊印上一吻,安抚道,“别怕,这是我大侄子,其实他人不邋遢就是胡子长了点而已。”
   “小叔回来了啊!”毓埥咧嘴一笑,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先进去吧,”慕容离扶着陵光坐下,细心的为他垫好靠枕,“毓埥,这是你小婶婶陵光。”
   “婶婶好。”
   “……这什么称呼,我怎么觉得有点怪怪的。”
   “我觉得不怪啊。”
    “算了,不跟你扯这些了……执明人呢?你们不是把他拉回来了吗。”
    “怎么?一会不见你未婚夫想成这样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一提到执明,执明就从卧室走出来,他刚在浴室洗了个澡,胡乱套了件衬衫出来,尚未擦拭的水珠挂在发上,愈发诱人,毓埥仿佛看痴了,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陵光见状暗骂执明一句后一把捂住慕容离的眼睛,“阿离别看,辣眼睛!执明……快把你衣服穿好。”
    “害羞个屁,不是小时候咱俩光腚下河游泳的时候了。”执明气呼呼走到毓埥跟前,看到他那副痴汉表情很想再给他一拳,琢磨了一会这打他一下自个手也疼的很,于是没再动手,“你起来!坐我裤子了。”
    “哦。”毓埥挪了个地方,方便执明穿上裤子。
    陵光这才把手拿开,慕容离从刚才起一头雾水,搞不清发生了什么。陵光刚要解释什么,又听见执明贱里贱气的说道,“啧啧,这就是你那个很帅的男朋友?看着也不咋地,小娘炮嘛。”
    陵光冲他翻了个白眼,白天坑他的那点愧疚感都磨尽了,只想冲他说一句,活该!“你别贫了,我就是告诉你一句,这几天你别回家了,执叔说你敢回去他就卸了你的腿。”
   “WTF?”“开始是我对不住你,忽悠了家里说这大胡子是你男朋友……”
    执明听后有些火了,“你瞎扯了什么?明明是你交男朋友想逃婚的,干嘛要我背锅。”
    “我知道这对不住你……但我当时没想这么多啊。”陵光说道,“后来我也替你说话了……可你平时不正经惯了,他们也不信我了。总之,你这几天先别回去了,自求多福吧。”
     “啊!算你狠!”慕容离将陵光护在身后,躲避开执明盈满杀气的眼神,“这事是我们叔侄的不对,害得执少爷有家难回,不如这几日先在这住下吧。”
    执明想了想,他那几个狐朋狗友怕已经被父母监视着了,过去也确实不安全,便答应留下了,一直未曾言语毓埥见他点头后眼中一亮。
    没几天执明就后悔了,就在这真是个错误的决定!每天看着他的冤家竹马抱着男友秀恩爱,简直辣眼睛!还好昨天陵光以心情不好出去走走为由忽悠家里,拉着慕容离出国旅游双宿双飞了,不然真的要闪瞎眼了。
    他俩这一走,另一个麻烦又来了。毓埥现在成天跟在他屁股后头,饿了送饭,渴了倒水,上厕所还给递张纸,粘的他心烦。
    在一次在他上厕所毓埥开门递纸之后,执明终于忍不住了,指着他鼻子大吼一句,“你能不能别跟着我了!”
   “不能。”毓埥笑了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你既然知道人皆爱美就离我远点。”执明吼道,“胡子拉碴的丑死了,我看见就心烦。”
    毓埥脸上的笑容凝住,低头若有所思。
    夜里执明躺在床上,想起这几日毓埥的关怀以及今天失落的眼神,不禁反思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要不……明天跟他倒个歉吧。”
   执明睡到日上三竿才醒,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端着东西推门进来。执明伸伸懒腰,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谁啊?”
   “早啊,饿了没?”
   “毓埥……这么早送什么饭……卧槽!你你你是不是毓埥?”执明睁开眼看见毓埥的模样大吃一惊,“帅哥你谁?”
    毓埥冲他笑了笑,“我想了想还是把胡子刮了吧,这样你看着也舒心。”
   没想到他刮了胡子那么帅!执明窝在被子里看着床边笑容灿烂的毓埥,“别说,你刮了胡子……还真挺帅。”被这样的毓埥粘着,感觉好像不错呢。执明心想着,便不再抗拒他的示好。
    三个月后,慕容离和陵光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刚一开门看到的便是这幅景象——执明躺在毓埥腿上玩着手机,毓埥坐在一旁给他递上剥好的瓜子,时不时的偷偷在他脸上摸一把占个便宜,再被执明不耐烦的拍开。
  “啧啧”陵光看了眼慕容离,“怎么着,你大侄子这是把执少爷拿下了?”
    “可能吧……”单身大侄子终于拐到对象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恭喜执少爷搭上新欢咯。”
     执明看了眼被爱情滋润的愈发圆润的陵光,笑道,“既然你跟他们说我和毓埥有一腿,横竖我解释不清楚,不发生点什么这黑锅不就白背了。”
    “嘀嘀嘀。”也不知道谁的消息,执明打开手机看了眼,三个月没联系的父亲突然发过来一条短信,“回来吧,爸也跟陵家聊了很多,还是你们开心就好。”执明盯着短信笑出了声,起身抱住毓埥狂亲一通,“明天跟我回家,不许拒绝啊!”
   
   
  

评论

热度(56)

  1. 假陵光那个素素立风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