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钤堃/离光/啟裘]红线牵(二)

环佩叮当:

CP见标题。钤裘光亲情友情向。越写越长了,干脆写成个长篇好了。




由于路程不远,时间宽裕,三人一路上游山玩水,停停走走,过得极为惬意。  


这日三人路过一个小村庄时,一个布衣绿衫的年轻学子正被几名小混混堵在角落里,一言不合就将拳脚相向了。  


公孙钤自诩侠士,自然不会视而不见。 故意驾驶着马车在他们不远处停下来。  


“你们这村子里可有住宿的地方?”  


那年轻学子甚是机灵,趁那些小混混们愣神之际飞快地跑到马车前,回道:“村中并无客栈,但客人们可去我家暂住一晚。”  


公孙钤见他年轻俊秀、干净斯文,倒也极有好奇,于是便笑道:“那就劳烦公子了。”  


说着便伸手将他拉上马车。  


小混混们回过神来自然是不干了,叫嚣道:“把人给我留下。”  


裘振挑开车帘,探出上半身来,凌厉的眼神向那些小混混们一瞪,手中的长剑稍拉出鞘。  


小混混们皆是心中一寒,两脚发软,额头直冒冷汗。  


互相对视一眼后,一人高喊了一声“快跑”,众人就四散而去,倾刻间便跑了个干净。  


那学子瞠目结舌,很快回过神来,坐着向公孙钤和裘振拱手行礼。  


“在下仲堃仪,正是本村人士。多谢两位侠士相救。”  


陵光从裘振背后扒着他的肩膀探出头来,不满地嘟起嘴道:“是三位侠士。”  


仲堃仪没想到马车内还躲着个人,而且看年纪模样还是个小少爷。忙连连拱手道:“是是是,多谢三位侠士相救。”  


裘振对陵光以外的人向来并不热情,无言地向他点了点头后就放下了帘子,很快就从马车里传出了阵阵笑声。  


仲堃仪也不以为意,一边指点着方向一边与公孙钤热络地聊了起来。  


“在下父母双亡,如今独居祖宅。虽如今家道中落,但祖上也曾出过举人,故而我家的祖宅也算是村中最大最好的。” 


“我观仲公子言行得体,并非莽撞无礼之人,为何会与那些小混混起冲突?” 


仲堃仪苦笑道:“也正是因为这祖宅。我家亲缘凋零,我又尚在学堂读书,一无靠山,二无族亲。自父母亡故后,村长苏翰便盯上了我家的祖宅。一开始还好言好语地想要购买,见我不愿出售后便指使他的侄子苏严对我威逼利诱,一天到晚找我的麻烦。” 


公孙钤闻言气愤道:“真是岂有此理!身为村长,竟然强买村中村民的祖宅,着实可恶。” 



陵光下了车后左看右看了一番,点了点头:“你家院子大,房间也多,在乡下也的确算是豪宅了,怪不得那村长会看上。” 


仲堃仪叹息着摇了摇头,将大家迎进屋子里后便准备出门买菜。 


公孙钤拿出了一锭银子塞进仲堃仪的手里。 


“仲公子切勿推辞。我家小师弟嘴刁,你给多买些好吃的。” 


“这……”仲堃仪捏着银子略思片刻后还是收了起来,“我知道这是公孙您的好意,那我就厚颜收下了。” 


“哪里哪里,是我们叨扰了仲公子才是。” 



仲堃仪看得出公孙钤一行人的来历不凡,自然是极力奉承。 


晚饭准备了三荤二素一汤。 


裘振剥下了脆皮烤鸭的皮夹给陵光。 


陵光“咔嚓咔嚓”地吃着烤鸭皮,一脸的心满意足。 


“这烤鸭皮酥而不焦,味道也好。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不错不错。” 


仲堃仪道:“我爷爷是个老饕,彼时家中还略有资产,便寻了这烤鸭的秘法潜心钻研,倒也是颇具心得。说出来也不怕三位侠士笑话,若非怕死后无颜面对先祖,我都想找人合作去镇子上开一家烤鸭店了。” 



正说着,屋外传来了一阵喧嚣之声,一个大嗓门喊道:“仲堃仪,快出来。” 


仲堃仪猛地一皱眉头,又很快平静下来,起身向三人告罪道:“三位侠士请慢用,我出去看看。” 


公孙钤起身说道:“同去。” 


陵光见有热闹可看,拉着裘振的手臂一同起身道:“同去同去,别怕,本少爷给你撑腰。” 


公孙钤无奈扶额,只能盼着这小祖宗少惹点麻烦。

评论

热度(49)

  1. 假陵光那个素素环佩叮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