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喵无素

一只摄影君,微博ID:摄影君无素。热衷于在乐乎上看文🤫,当然也欢迎大家找我约片,坐标武汉,设备:GFX50s

【执光】望乡台(2)

月汐是个熊孩子:

这一章从昨天写到今天,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宿舍那群人一直在聊游戏,连下午自习课也不放过。所以我一直断断续续写到现在才写好。


以下是正片




雨还在下,天璇王上的寝殿现在“热闹非凡”。侍从们战战兢兢在殿外侯着,还没从天璇易主的震惊中缓过来,就立马听说天璇王失足落了水。


接手天璇的那位更是把天权天璇的所有医丞提溜过来给天璇王瞧病,一点都不像和天璇王对峙了一年多的样子。听着殿内传来的怒吼,侍从们集体抖了抖。


“连这点小病都瞧不好,我要你们何用!”执明气的想砸东西,将整个寝殿巡视了一番终是将桌子上的茶杯拿起砸个粉碎。


陵光还在榻上躺着未醒,面前黑压压的跪着一群医丞又没一个能给自己说明为何未醒。过了一会,天权资格最老的医丞站了出来“王上,天璇王的脉象一切正常,并无生病之象。”


“那为何还没有醒!”


“恕臣直言,天璇王一直未醒,恐怕并非是不能醒,而是不愿醒。”一旁站立许久的慕容离突然出声。


“此是何意?”


“天璇王本已对世间无任何留恋,现今是在抵触清醒,抵触面对天璇国破的事实。”慕容离看了一眼执明的面色“臣认为,王上既已统一了天下,当务之急是国事,而后才是王上的私事。”


执明看看慕容离,再看看昏迷在榻的陵光。无奈地吩咐了侍从和医丞“好生照顾。”就去往天璇大殿,那里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处理。


殿上自然还是那些臣子,而王位上却已经换了一人。执明在上位听着慕容离的奏报,也打量着各个天璇的旧臣。


公孙钤的举动无疑是触怒了很多的老臣,就连他最尊敬的老师魏丞相也与他疏远了许多。「看来,公孙钤已无法在天璇立足了。」


“目前需要裁决的事就是这些,还望王上定夺。”慕容将念完的奏报交由侍从交给执明。


接过奏报大略扫了一眼,挑了些重点的“如今天下一统,我也不将天璇怎么样了。就让天璇成为天权的附属,地还是那么多,封陵光为天璇侯……只是天璇侯得了病,过几日与本王一起回天权休养。天璇的大小事宜皆由魏玹辰暂为搭理,还望你们能好自为之。”


大臣们面面相觑,新王这摆明了是拿陵光来做人质。见众人皆不语,执明甩开奏报起身:“都散了吧。”


慕容离等人离开后,天璇众人皆对公孙钤冷眼相看,有些脾气爆的数落了几句甩袖走了。魏玹辰看着公孙钤还想说些什么,最后叹息之后也离开了。


这一切都被执明看在眼里,他一开始并未离开,而是站在帘后观察着众人的反应。


当时公孙钤带着王印只身来到自己的营帐时,以不伤害天璇百姓和陵光为前提将王印交与自己,还扬言要是做不到就算是举天璇全国之力,也要死战到底。


慕容离曾经对自己说过:“公孙钤乃乱世中不可多得的正人君子。”能让这个君子做到如此,大抵也只有陵光了。


陵光还未醒,执明索性在陵光的寝殿支了个案几处理事物。天璇地处南方,一年中多雨。而天权多崇山,即使有雨也多与天璇不同。依稀记得这雨已经下了好几日了,空气里太大的湿度让执明很不舒服。


天璇这边安顿得差不多,执明难得有空闲的时间发发呆,一发呆就容易想一些琐碎的问题。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有了争夺天下的心呢?也许是遇到了慕容离,也许是更早的时候。


陵光:“都说天权是天上的文曲星,怎么你这么笨。”


执明:“我那是没找到目标。陵光你说说,你的目标是什么?”


陵光:“我?我想天下一统,百姓无忧,我想做这天下共主。”


执明:“那陵光你什么时候做了天下共主,我便做你的手下协助你开创盛世。”


后来陵光是怎么说的呢?自己也是记不清了。现在陵光想要完成的,却让自己达成了,要是他醒来,怕是要生好几日的气了吧。当初率兵出煜照关,只是为了天璇不被遖宿吞并,可到头来确是由自己来将天璇灭国。


明知这一切都是慕容离早就计划好的,可自己当初怎么就神使鬼差的答应了。可见王权,是一个让人上瘾的东西。


不过既已如此“陵光,你想要的盛世,就由我来替你创建。”

评论

热度(36)

  1. 摄影喵无素月汐是个熊孩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