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执光】离世

Mao酱:

(配合上篇食用效果更佳。


带钤离出场,微(伪离光?注意避雷乖。)


   1.


 


 “公孙大人终于想通了?”陵光赤着脚丫子,坐在秋千上,笑得像小孩子一般纯真。


 


“我来只是想讲个故事给你听。”


 


“洗耳恭听。”


 


“从前有一位君王,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虽然不善言辞,可所有人都看得出他有多宠爱自己的恋人,甚至为了救他而落下腿疾。如今那位君王被病魔缠身,留着一口气只为再见故人一面,谁知他苦苦等来的竟是故人要另嫁他人的消息?你说,那位君王是不是很可怜?”从什么时候开始,公孙钤也读不懂陵光的心思了。


 


“可怜?据我所知,当初可是那位君王亲手将他所谓的恋人送给了别的男人。公孙大人,这样的人也值得被同情吗?”


 


公孙钤微微愣住,“你都想起来了?”


 


陵光轻笑,“该想起来的不该想起来的都想起来了。”


 


….


 


执明一路跑回了长乐宫,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把陵光和自己绑在一块儿,这样就可以时时刻刻见到他了。


 


“你看你跑得满头大汗,我这么大个人在这儿又不会变成蝴蝶飞走了。”陵光帮执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滴,笑得无奈。


 


“我就是想早一刻见到你嘛。”执明拉着陵光的手,把他拽过来圈进了怀里。


 


陵光蹭了蹭执明的脖子,“今天公孙来找我了…”


 


执明身子一僵,“他来找你做什么?他是不是跟你说了些什么?你是不是要跟他走?你要离开我了是不是?”


 


“我跟谁走也不会跟他走啊,”陵光握住执明的手,安抚道,“你先别激动,听我说完好不好?”


 


“那…那你说。”执明抱得更紧了。


 


“他说慕容离身染重病,可能活不久了。所以,我可以回瑶光看看他吗?”陵光偏过头,看着执明怅然若失的表情不禁有些心疼,他伸手抚上执明的脸庞,“我答应你,一定会赶在立后大典之前回来。”


 


“…真的吗?你不要骗我。”执明紧紧握住陵光的手。


 


陵光亲了下执明的嘴角,“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执明亲了一口陵光的嘟嘟嘴,“那我在天权的边境处扎个帐篷住在里面等你回来。”


 


陵光忍俊不禁,“你是不是傻?”


 


执明扁扁嘴,“我不管,你要是不回来我就冲进瑶光把你抢回来,顺便再灭了那瑶光,正好我早就看慕容离和公孙钤不顺眼了。”


 


“白痴。”他不回来又能去哪儿呢?只有执明才是他的归宿啊。


 


2.


 


五年前,陵光认定只有慕容离才是他的归宿。直到慕容离亲手将他送给了执明。


 


这是陵光时隔五年再次见到慕容离,他还是自己印象中的那副模样,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


 


“你还是来了。”正红色的精美袍服,还有那被拈在修长手指间的棋子。如云烟似的墨黑长发垂落,掩住了他的脸,让陵光见不到他此时的神情。


 


陵光走到慕容离对面坐下,看了一眼棋局,还是像以前那般随手拿了一颗棋子落在棋盘上,“不好好养病还在这里下棋?我看你就是心思太多了才会染上这重病的吧。”


 


慕容离垂眸浅笑。


 


陵光见慕容离从自己进来后一眼都没瞧过自己,蹙眉道,“费尽心思让公孙钤过来找我,现在我来了,你看都不看我一眼是什么意思?那我走喽?”


 


慕容离抬眸,正好与陵光的视线撞个正着,一瞬间,慕容离的脑海里迅速的闪过与陵光的过往回忆,回忆再美好也只是曾经了。“你还在怪我吗?”有太多的话想要问,比如“执明待你好不好”之类的,可话到嘴边就只剩下这一句。


 


埋藏在自己心底五年的一句话。


 


“不怪了,”陵光为慕容离倒了杯茶,“过去的十六年里你给我编织了一场美梦,未来的六十年里你又送了我一个归宿。说起来,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你这是在挖苦我吗?”慕容离苦笑。


 


“你还是这样,一点儿都没变。自以为是自私自利,把你以为的东西强加在别人身上。”陵光气的将倒给慕容离的茶一饮而尽。


 


“对不起。”换做以前,这句话是不可能从慕容离嘴里吐出来的。或许是人之将死,所有没能说出口的话都想一吐而尽吧。


 


陵光也懒得跟慕容离计较,他看了一眼门外,“你打算一直瞒着他吗?别想装傻,我是在说你和公孙钤的事。”


 


慕容离的眼底闪过一丝落寞,“我不能只为一晌贪欢而毁了他,我的一辈子到此结束,他的一辈子还很长。”如果慕容离此时向公孙钤表明心意,按照公孙钤的性子,他一定会随慕容离共赴黄泉!


 


要怪只能怪公孙钤藏得太深,而慕容离又明白得太晚。


 


陵光早就知道了慕容离喜欢的是公孙钤,如果公孙钤愿意主动一点,或许他们两人早就在一起了。


 


造化弄人,其实五年前,在陵光得知慕容离和公孙钤其实两情相愿后是想过要成全他们的,谁知道慕容离为了权位把自己送给了执明。当时陵光一气之下也就把这个秘密一并带走了。


 


“陵光,最后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慕容离恳求道,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求陵光帮忙,但是陵光是这世上唯一一个能帮自己的了。


 


“你想让公孙钤彻底死心?”


 


“嗯。”只有这样,公孙钤才能忘了他,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慕容离这辈子欠了很多人,包括陵光,但他唯一不想亏欠的只有公孙钤。


 


3.


 


回想过往种种,执明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很多让陵光讨厌的事。


 


比如初见时,陵光一身素白色的长衫,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像是误落凡尘的仙子般让他遽然失了魂魄。那张娇媚如月的脸蛋,顾盼生辉的眼神,实在撩人心怀。像极了他的阿陵。


 


当执明鼓起勇气想要与他亲近的时候,却看到他正在纸上画着另一个男子。执明当时就急了,冲上去将那幅画像给撕个粉碎。


 


陵光拍桌而起,“你有病啊!”


 


“要画你也只能画本王!”执明绝不能容忍这个和阿陵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画着另一个男人的画像。


 


“执明王还会在乎别人的画吗?你心里不是只有那个天璇先王阿陵吗?”陵光对执明的第一印象糟糕透了,还以为执明是个痴情人有多好多善良呢,没想到他竟像个疯子一样。


 


执明皱眉,“本王跟他的事你懂什么。”


 


“那你也别插手我的感情。”


 


“你的感情?”执明嗤笑,“你别忘了,你男人已经把你送给了本王,你早就没有资格拥有什么狗屁感情了!”


 


还从未有人敢跟自己顶嘴,就算是阿陵也不曾这样对过自己。执明气得怒火中烧,当时就把陵光给弄哭在了床上,害得陵光半个月没跟自己讲话。


 


事后执明哄了好久,陵光才肯看自己一眼。谁知道关系刚缓和了些,执明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


 


“慕容离竟然没有碰过你?”


 


陵光被气哭,“滚!”


 


结果又是半个月没理执明。


 


虽然陵光和阿陵长得很像,但执明从未将他们弄混淆过。一个像骄阳,一个像寒月。


 


“为什么送我抹额?哎呀你箍的有点紧,脑门疼。”陵光真的很想一把扯下的,但是想了想这是执明第一次送给自己的礼物也就忍下了。


 


“配我这撮紫毛呀。”执明嘴角轻勾,美目似水,未语先含三分笑,说风流亦可,说轻佻也行。


 


“有病,”陵光把奏折丢到执明面前,“看奏折!”


 


执明不动声色的把奏折推到一旁,凑过去,拉了拉陵光的衣角,“陵儿,嫁给我,做我的王后可好?”


 


“不好。”陵光毫不犹豫的拒绝。


 


“为什么?!”


 


“我宁愿被狗日也不会嫁给你的。”陵光对那次床笫之事还有阴影。


 


执明又急了,他抱起陵光就把他压在桌上,“满嘴脏话,看来慕容离没把你调教好啊?”


 


陵光皱眉,“好端端的你干嘛又提慕容离。”


 


“怎么?提到他的名字你就受不了了?若是见到他你是不是就要跟他跑了?!”执明气得扯掉陵光的衣服,动作极其粗鲁。


 


“去死!”陵光咬牙,一脚踢中了执明的下半身,这才逃脱了他的魔爪。


 


 “你…你…你这是要我断子绝孙啊你,好狠的心肠。”执明痛得当场昏了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陵光守在他床前,哭得梨花带雨,眼眶通红得惹人怜,仿佛受伤的那个不是执明而是他。


 


执明哭笑不得,“放心,小执明还活着。”


 


陵光破涕而笑,一拳头捶在执明的胸口。执明一手握住陵光的拳头,“对不起,我差一点就又伤害了你。”


 


陵光把鼻涕眼泪都蹭到执明的衣服上,嗅了嗅鼻子,“那就对我温柔一点。”


 


“诶?”


 


“如果你对我温柔一点的话,我会考虑要不要嫁给你。”


 


执明觉得这一断子绝孙脚挨得值了!


 


4.


 


从刚开始的相互折磨到后来执明的死乞白赖,终于换来了美人的芳心。


 


陵光也片刻没耽搁,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天权。果然,在天权的边境处,扎着一个小小的帐篷,在帐篷前站立的是一抹玄色的身影。


 


陵光眼眶一热,冲进了那人的怀抱,“我回来了。”


 


执明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儿,生怕下一刻他再离开自己身边,“陵儿,我好想你。”


 


陵光放开执明,迫不及待的吻上了他的唇,“你的胡渣,刺到我了。”陵光笑着舔了舔嘴唇。


 


“陵儿这是嫌弃我了?”


 


陵光摇了摇头,“执明,你还记得自己曾问我想要什么吗?”


 


“嗯。”只要能博得美人一笑。


 


陵光看着执明的眼睛,认真的问道,“我若是想要你放弃这天下呢?”


 


“我愿意陪你归隐山林,过闲云野鹤的生活。”执明没有半分犹豫。


 


“可你不是一心想要成为这天下之主的吗?”陵光记得执明说过,这好像也是阿陵未完成的心愿。


 


执明握着陵光的手,一字一句的说道,“天权王想要的是天下,而执明想要的,是陵光。”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