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离光】都是狐狸精,跟谁玩聊着呢!7.0

月汐是个熊孩子:

陵光:“我便是陵光,不知是谁向我提亲?”


狐(懒得想名字了,凑活着看吧):“我是替我家离君前来提亲。”


陵光:“都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自幼父母离世,得亏的叔父将我养大,此事定是由叔父来定夺。”陵光嘴上是那么说,内心却是希望魏玹辰千万不要答应。


魏先生:“即是要求亲,这纳彩也只是六礼的开始,既然离君做到如此,这议婚我便先应下了,只是你我都知若是这之后的五礼中哪一礼出了差错,这亲也是结不成的。”


狐:“这是自然,我来时已将聘礼一同带来,现在就在门外。”


陵光:“你们离君未免也太心急了些,这问名纳吉还没做完,就直接带着聘礼上门了。要是我们不答应,那你们岂不是失了面子?”


狐:“来时离君就已交代过,这亲事若成,那便是给陵家的聘礼;如若不成,那便作为拜访的礼物。请千万不要推辞。”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于陵光“离君特意交代务必要将此物交与公子手中。”


魏先生收了瑶光的礼,并将陵光的生辰八字交与对方带走。待瑶光纳吉之后,两家再选一吉日。


陵光回屋对着那盒子看了一会,终是没打开。丢在桌上出门了。


来到了熟悉的院子,那屋子的主人好像不在。陵光轻车熟路的进了屋等着慕容回来。直到太阳落山,慕容也没有回来。


陵光活动了下发酸的脖子,跑到厨房给自己做了点吃的。“慕容每天都这么忙么?”陵光边吃边想。


吃饱容易犯困,陵光等了会慕容。觉得有些困了,默默地爬到慕容的榻上躺着睡了。


再醒时,身上盖上了盖被。微微侧了身看见慕容正支着头看着自己。


陵光揉了揉眼睛:“何时回来的?怎么不叫醒我?”


慕容:“不久。看你睡着,就不叫醒你了。”


陵光裹着被子往外挪了挪,挪到慕容身边将盖被扯了一点盖在慕容身上:“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晚膳用了没?”


慕容:“刚过丑时,晚膳没什么胃口,就没用。”慕容看着陵光麻利的从被窝里爬起“怎么了?”


陵光:“我去给你做些吃的。”


慕容伸手止住了陵光的动作,将陵光压回了被子里“不用了,等天亮了连着早膳一起用吧。”将陵光圈在自己怀里,头埋在陵光的颈窝“况且比起晚膳,我更想吃你。”后一句说的极低,饶是陵光离得那么近也未听清。


慕容的发丝轻抚过陵光的脖颈,惹得陵光向一旁缩了缩,并转头看他:“你方才,说了什么?”


“没什么,早些睡吧。”揉了揉陵光的脑袋,将他按到自己的胸前,轻柔且有规律的拍着陵光的背,促使着并未完全清醒的陵光再一次进入梦乡。


慕容盘算着日子,再过几日,这个小狐狸就是自己所有了。


身后的九条火红的尾巴,也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愉悦,显得格外摇曳。





突然感觉,这篇文里离光的日常相处模式跟我和我闺蜜的日常好像‼(•'╻'• )꒳ᵒ꒳我说为什么写起来那么得心应手。

评论

热度(38)

  1. 假陵光那个素素月汐是个熊孩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