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执光】三十而立后

Mao酱:

(答应我不上升真人。


会含其他刺客成员,或许会拆了你家CP,请自行避雷乖。)


陵光死后,冥河老祖问他下辈子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陵光答曰:“只要不再是孤家寡人便可。”


 


冥河老祖一时兴起,提议道,“想不想重生回钧天扭转乾坤?”


 


重生?这对陵光来说无疑不是一个诱惑,“想!”他只想再见故人一面,弥补当年犯下的错误。


 


冥河老祖与陵光定下了契约:只要让执明在三十岁之前成亲,就可以让陵光重生。


 


轮回前冥河老祖才想起来补充道,“记住,一定要赶在他三十岁之前找到,否则你必死无疑而且陷入永世轮回,直到找到为止。”


 


你不早说!“本王非拔光你的须须不可!”


 


1.


 


“你还不快去追!”陵光对准执明的屁股就是一脚,算是报了当年的一剑之仇。


 


“那位红衣少年当真是我前世注定的恋人?”执明咋就那么不信呢?


 


陵光急了,“你去不去去不去!?信不信我哭给你看!”


 


“去去去我去还不行吗?”执明不是怂,只是见不得陵光哭。想他从小到大还没怕过什么,就是拿陵光的眼泪没办法。


 


陵光见执明乖乖的追上去搭讪,这才松了一口气。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他碰上了慕容离,连老天爷都在帮他,看来重生回钧天指日可待了。


 


陵光屁股还没坐热,就瞧见执明鼻青脸肿的回来了。


 


“怎么?被人家给打了啊?”这慕容离下手也太狠了吧。


 


“你还好意思说,”执明最满意的就是自己这张脸了,如今被打成这样他还怎么见人啊?“事先也不调查清楚人家有没有夫君。”


 


“又被阿煦那小子给抢先了啊?”陵光瞅了一眼执明头顶,为他心疼。


 


“什么阿煦,人家的夫君叫公孙钤,还是个副相,是我等凡夫俗子可招惹不起的大人物。怎么不说话了?你不会还想让我去拆散人家吧?到时候你见到的可就是我的尸体了我跟你讲。”


 


“算了,找下一个吧。”陵光垂下眼,拉着执明的手离开了原地。


 



 


没想到的是,在找到下一个目标前陵光遇到了裘振。


 


“小光光,今晚陪我去一个地方。”执明今天心情特别好。


 


陵光面露难色,“晚上裘振约我出去有事相谈…”


 


“今天我生日你就陪陪我嘛。”执明拉着陵光的手撒娇道。


 


“我们去哪儿啊?”


 


….


 


执明听人家说,雪山之下有百年一遇的奇观:水火相容。或许今天正好可以碰的上。


 


“靠不靠谱啊?水火相容?骗小孩儿的吧。”陵光裹紧了袄子,好冷啊。


 


执明给陵光搓搓手让他得以暖和些,“说不定运气好就给碰上了呢。”


 


陵光叹了一口气,他怎么就信了执明的邪?在这里挨冻还不如去见裘振。


 


直到最后,紧紧挨在一起的两人都没有等得到水火相容的奇观。果然,执明这个小孩儿被骗了。


 


陵光喜欢喝酒,执明买了好几坛子的佳酿想要补偿陵。可当他回来的时候却找不着陵光了。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


 


多年后,执明拎着酒壶一个人故地重游,见着了当年未见得到的奇观。


 


执明抱着酒壶,哽咽道,“我果然是个痴情种子。”


 


2.


 


世人皆知,执明王有一个“奇珍异宝”。


 


“王上,隔壁国的王上又来求亲了。”


 


“隔壁的隔壁的王上也送来了国书希望能与陵光王子谈谈诗词歌赋。”


 


“王上…”


 


“滚滚滚,都给本王赶走!告诉他们小光光是本王一个人的,谁也不嫁,让他们别痴心妄想了!”执明一气之下把奏折都扔到了地上,甩袖离开。


 


谁都别想垂涎他家的小光光!


 


“小光光~”执明嬉皮笑脸的凑到陵光身旁,“小光光,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陵光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执明,“你怎么又过来了?…找到意中人了吗?”


 


执明扁嘴,“你每天见到我都是这两句话,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见执明一脸委屈的模样,陵光心软了,“我什么时候说讨厌你了?我只是关心你而已。”


 


“真的嘛?”执明喜上眉梢,牵起陵光的双手捧在胸前,“我就知道我的小光光才不是没良心的小东西。”


 


陵光垂眸浅笑。


 


执明看呆了,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对了,小光光,今天我抓到一个刺客。”


 


“刺客?”


 


“天玑齐之侃。”


 


….


 


陵光端着含有春药的糕点去探望齐之侃,心想这回一定要配对成功!


 


“小齐将军还是这般英姿飒爽,”陵光将糕点放下,坐到齐之侃对面,“小齐将军,我们做个交易吧。”


 


齐之侃看了一眼陵光,“要杀便杀,我是不会背叛吾王的。”


 


“我没想要你的命,也不会逼你做出背叛之事。天权兵强马盛,若真要打起来,天玑定占不到一点好处,再加上你们和天枢的旧怨,若天枢在这个时候出兵…”


 


齐之侃蹙眉,“你想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陵光拿起一块糕点,跳到齐之侃面前,“吃了它。”


 


陵光看着糕点快要到齐之侃嘴里,正准备欢呼之际,突然齐之侃挣脱开绳索,反把它喂进了陵光嘴里!


 


陵光不慎将糕点咽下了肚,晴天霹雳!


 


还好执明一直有派人暗中保护陵光,一是为了保护陵光不被那些垂涎他美貌的人骚扰,二是想要时刻知道陵光在哪儿在干嘛。所以执明也很快的赶到了关押齐之侃的房间,导致齐之侃没能逃跑成功。


 


“小光光?陵光?”执明抱起脸颊泛红的陵光,冲出了房间。


 


一夜旎旖。


 


第二天,陵光醒来腰酸背痛动一下都是撕心裂肺。


 


“你醒啦?”执明像是一只大狗狗的趴在自己床前一脸担忧的盯着陵光看。


 


“昨晚…”陵光只记得自己吃下了带有春药的糕点,然后执明过来把自己抱走了,然后呢?后面的事陵光记不太清了。


 


“小光光,我会对你负责的,你放心,这一辈子我只对你一个人好!”执明捧起陵光的手,一脸真挚。


 


“所以说…”害他半身不遂的人就是他?!


 


“我也没办法啊,当时你中了春药,总不能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难受吧?听说中春药不救的话会死人的耶!”执明有些心虚,刚开始他的确是心无旁骛的救陵光,可是到了后来…他就控制不住了。


 


陵光咬牙切齿,“我真他妈谢你救了我的命!”


 


….


 


天玑王冲冠一怒为蓝颜,出兵讨伐天权。


 


执明披甲上阵,临行前,他拉着陵光的手,“可不可以亲我一下?”


 


陵光扫了一眼一旁视若无睹的将士们,刚想拒绝,执明突然撒娇道,“看在今天是我生辰的份儿上?”


 


陵光迟疑了一下,踮起脚,在执明的嘴角亲了一口。执明偏过头,心满意足的咬了一口陵光的嘴唇,“等我回来。”


 


….


 


世人皆知陵光虽是执明的养子,可他从小却是被执明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陵光只身一人来到敌军战营,希望天玑和天权可以议和,免去这场战事。


 


蹇宾挑眉,“本王凭什么答应你?”


 


“要不然,子时一过,天玑王您就再也见不到您的小齐将军了。”陵光嘴角勾笑。


 


这一年,陵光十六,执明三十。


 



 


执明一路赶回王宫,只为早日见到他的陵光。谁知当他踏进长乐宫的时候见到的却是一众人围在陵光的床前,哭声一片。


 


躺在床榻上的紫衣少年眉目如画,还是那般好看。


 


执明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在陵光的床前跪下。他将陵光冰冷的手捧在手心,“哭什么!你们吵到他睡觉了。他只是睡着了而已…睡着了….”


 


3.


执明梦中惊醒。


 


又是同一个梦,可每次都看不清他的模样,那个追了自己几辈子的少年。


 


“我饿了快去做早饭!”


 


执明被人一脚踹到了床下,然后又坚强的爬了上来,钻进了那人的被窝,他抱着怀里的人儿就是一阵乱啃,“正好我也饿了,先让我吃一口包子再说呗。”

评论

热度(65)

  1. 假陵光那个素素Mao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