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戬峰】青霄(三)现代玄幻

哇!

十示二先生:

下章会努力挽回我戬高冷霸气的形象人设的 (๑و•̀ω•́)و
(希望如此,叹)


(三 • 狂蛇)


  “下一则是社会案件,警方于今日早晨接获民众报案,K市著名家具街中的“吴记家具”发现店主陈尸屋内,店主吴某被发现时已全身发黑、双眼反白,其中蹊跷的是,根据报案人说词,吴某昨日还开店营业,不似陈尸已久,警方…………”
  街头的电视墙上播报着整点新闻,画面上的店面被拉起封锁线,成群的警方和鉴识人员出入着,也有不少围观群众。
  朱戬掀起门帘步出日料餐厅,满面的电视墙报导吸引视线。
  人员抬着盖白布的担架出来,蜂拥的记者争相拍照,新闻播报的画面打了马,可还是让人眉头一皱。
  白布下某些……常人所不能见的东西。
  「胃口不小。」
  「啧啧啧,害人不浅呦。」孟宴并肩站在一旁,和围观大妈们讨论了会儿,又回过头来对上朱戬的视线。
  「这痕迹有些明显了啊,遮都遮不住,你那位……」孟宴一脸热切的要八卦,没想人可懒得理她。
  「牙缝有菜。」
  「!!…………靠朱戬你又骗我!」
  往前走至车旁,正拉开车门,又听孟宴气急败坏的怒道,「朱戬你最好明天自个儿去大家会,本小姐看你还能不能活!……干什么?」
  孟大小姐没好气的坐在副驾,看着笑得一脸不明的痞气男人。
  「我记得你是孟氏代表。」
  「呸,我哥还没死呢。」
  「嗯,可是,他不是两天前去了欧洲?」
  「…………」


 
  「………」
  一股暖流自脚踝游窜自脖颈,柔而有力的缠上,像是置身树藤之间,鼻间是带着湿气的草味,和一股……
  「……血?」吕鋆峰睁开干涩的眼,一屡黑自眼前滑过,现在的他无法动弹,百条小蛇有纪律的将他缠得结实。
  「鋆峰。」一双高级皮鞋停在眼前,闻声,来人是林珵雨。
  「毛病又犯了,再忍忍,一会儿就好。」林珵雨伸手抚上吕鋆峰脸侧,高热的脸碰上冰凉的手,对吕鋆峰很是受用。
  见人像是温驯的小宠物不自觉蹭着自己,林珵雨嘴角上扬了几分,「昨晚是大哥疏忽了,不该留你一人。」
  「大哥,手、我的手……」吕鋆峰难受地呜咽,他的那只左手,自昨晚将养的灵都释出后,顿时多了许多“空间”,令难耐的妖灵都想占一个位,以增自身灵气,这会儿像是有着许多坑洞,灵蛇群不免被吸引险些钻入,令他恶心。
  吕鋆峰和表弟胤生不同,虽能将妖灵收于掌间,但表胤生仅像是个储物间,收存妖灵,可吕鋆峰不同。
  「一时间全放了出来,幸亏我回来的及时,傻孩子,下回先联系大哥,别一个人死撑。」
  吕鋆峰阖着眼转眼睛,心里打着小九九不回嘴,累,身累。
  「好了,养得差不多了,松开。」林珵雨一声令下,原先把吕鋆峰缠得密不透风的蛇群规矩的移开,退至一旁,百来条小蛇汇聚成一条人高的大蟒,静默的立在林珵雨身侧。
  「臭死了……」吕鋆峰狼狈的坐起身,泄愤似的刮了黑蟒一眼,低头一看,白衬衫上头满是泥和褐色的斑斑血迹。
  「回房歇着,晚上人多,觉得吵闹就在房里,想吃什么找老叔做。」林当家安抚来脾气的弟弟也不恼,倒觉得有些可爱,看他因为洁癖炸毛,难得在自己面前发脾气,这可是自十六岁那年一同闭关后就没再见的。
  林珵雨架起脱力的吕鋆峰,扶他回房,知道人儿脾性没扔床上,方向一转,扔去了浴室,又去拿了件浴袍挂在门上。
  「洗洗睡,好好歇,晚上忙完就来看你,别乱跑。」
  面对大哥的“苦口婆心”,原先臭着脸的人儿也不住一笑,「大哥慢走,大哥再见。」挥舞着另一只有力气的手,目送林珵雨。
  「把厨子留给你了,不吃东西,有你好看。」
  吕鋆峰撑着力把自己弄进浴缸,摊在里头捏着被捆酸的左臂,脑子可比方才清醒。
  洗净的手少了几个的图腾,那时一时急切将红璎几个灵全甩出去,好在身上没张狂的子儿,否则不准新闻要多几则。
  倒是手一翻,小指节多了一圈青色。
  什么东西?
  在水里揉了会没揉开,吕鋆峰眉头一挑,回想昨晚……
  当他把妖灵一时间全数释出,对本身是一大负荷,尤其还得面对那只狂燥的铜鼎,更别说还能施咒将其镇压。
  「难道是……」吕鋆峰低声对着那抹青痕问道,想当然尔,无语回应。
  半响,又想道,不是自己收的灵,却在危急之时成为一己之力,就像跟在身边多年的灵魄……可若是如此,不可能附在身上多时还毫无察觉。
  吕鋆峰眉头紧紧揪在一块,百思不得解,实在头疼。
  「罢了!」仰面一叹,一声宣告放过疲惫的自己,闭目再次躺进微热的水波中,「想你也无害,且留着吧。」
  寂静的一人空间,主人放松不觉的指节,青痕隐隐发出微光,待主人再次抬手之时,又没了动静。
 


  「朱戬,」孟宴不高嗓音唤着,可人半响没反应,只得清清嗓,放声朝那人耳边一吼,「朱戬!!!」
  「…啊?」在狭小车内空间近身一吼,当事人只是回头一脸懵,「什么?」
  孟宴白眼翻过她刷得纤长的睫毛,一掌毫不留情地朝主驾的男人挥去,「绿灯!你干什么在这犯混!很危险知不知道!」
  「哦!」男人这会才回过神,在一片喇叭与车阵间开动车子,以往的他,会放下车窗,向车外愤怒的驾驶们陪笑道歉,但现在的他,只是个脑袋死机、白纸状态的朱戬。
  孟宴觉得再让他驾驶下去,他们还没上大家会就会先挂点,便手一挥,命令人把车停路旁,换她驾驶。


  才换上座位,孟宴也不马上发动车子,双手还臂,审视着一旁的男人,「朱、先、生,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戬一脸大梦初醒,不时捂脸、咬指、探心口,最后在孟娘娘的火眼金睛下得出一句,「…我…心脏咚咚地响……」
  「哈?」
  「你说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
  「不不不,没毛病,这是爱吧?爱!」
 
  孟宴彷佛听到什么崩裂的声音。


--- 待续

评论

热度(25)

  1. 假陵光那个素素十示二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