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执光】要你留在我身边(一发完)

练苡瑾:

脑洞来自 @柒柒 ,锅都是她的~( ̄▽ ̄~)~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感觉写得一言难尽。。。


==================================


   


南方的春天不似北方万物复苏、欣欣向荣,反倒是连绵细雨令人有些透不过气。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腐败的味道。


执明搂紧怀中的陵光,小心翼翼地吻了吻他的额头,心满意足地阖上眼。


这一回,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莫澜最近觉得执明有些不对劲,抛开三尺厚的眼袋不说,整个人浑浑噩噩神不守舍的,上一秒才说过的话下一秒可能就忘了,活像聊斋里被女鬼缠身的书生。


这不,执明又开始走神。


“执明!”莫澜伸手在执明面前晃了晃,“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莫澜,我好像很久没见到阿陵了。”执明依稀记得发生了什么,但又想不起究竟发生了什么。


莫澜恍然大悟,难怪执明三魂不见七魄,复又兴起新的疑问:“什么意思?你们吵架了?也不对,吵架的话你哪有空理我。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不知道。”执明有些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阿陵不见了,我找不到他。”


莫澜认识执明二十多年,从未见过他这样,详细地向执明询问缘由。执明的描述虽有些颠三倒四,但也不难感受到事情的严重性。莫澜当即决定联系蹇宾——陵光最好的朋友,一名心理医生,寻思着他也许知道些什么或者他能从执明那里弄明白,即便都失败,蹇宾的男朋友是全国有名的干警齐之侃,多少也能帮上忙。


   


“有线索了吗?”


“嗯。”面对蹇宾隐隐期盼的眼神,齐之侃有些不忍开口,见蹇宾颔首做好心理准备,才道:“坏消息,甚至很可能比你猜想的更糟。具体情况还要从执明身上下手。”


齐之侃没有告诉蹇宾,他曾偷偷潜入执明家中,年代久远的红砖房,在黑洞洞的夜里更显阴森。屋内,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人偶,成百上千的人偶直勾勾地看着闯入者。齐之侃隐隐感觉不对,打开手电一个个细看这些人偶,才发现模样神韵或多或少都能看出一个人的影子——陵光,而且越新的人偶与陵光的相似度越高。意识到这一点,胆大如齐之侃也难免觉得头皮发炸。


“莫澜约了我,下午三点,他会带执明过来。”蹇宾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小齐,他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齐之侃轻轻握住蹇宾的手,给予一个安慰的笑,他知道,现在蹇宾需要的不是答案,只是陪伴。


   


下午三点,莫澜和执明准时到达蹇宾的办公室,一番寒暄后,蹇宾对执明的怀疑更甚,决定进行催眠一探究竟,给了齐之侃一个眼神,示意他将莫澜请到外间等待,单独留下执明一个人。


“叩!叩!叩!”蹇宾一下一下敲击着桌面,道:“说说你和陵光最后一次见面吧。”


执明最后一次见到陵光是在五天前。


   


当执明带着一身酒气回到家中,迎接他的并不是往常的黑暗,陵光在厅中正襟危坐,脸色算不上好,全无温馨。


执明的酒瞬间醒了一半,隐约有不好的预感,只盼陵光的低气压是因为自己没有好好经营偶遇跑去喝酒,而不是发现了什么。


执明借着酒意佯装不觉有异,蹭到陵光身边将头枕到他膝上,嬉皮笑脸:“阿陵,阿陵,我的阿陵,我的阿陵一直在我身边呐!”


执明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心却凉了半截。陵光脸上不显,但微微颤抖的身体出卖了他对执明接触的抵抗,而不似以往嘴上嫌弃执明没正形内心还是欢喜的。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半晌,陵光终是败下阵来,叹了口气,打破沉默:“执明,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阿……”


“别装傻,别骗我。”


执明的话被陵光打断,执明一愣,坐起身来与陵光对视,试图从陵光的神色中看出端倪,未果。


执明和陵光都以为自己了解对方,都以为自己将对方看透,都以为自己在这段感情里占了上风。事实上,所有的以为都是两人不约而同制造出来的假象,也许,连自己都骗到了。


“阿陵要知道什么?我爱你,除此以外,还有什么是非追究不可的呢。”执明敛了眼眸,终究是害怕从陵光的眼里看到失望。


“执明,你这个疯子!”从陵光的态度,执明已能猜到大约是秘密瞒不住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陵光都知道了。


“疯子?呵!我是!”执明猛地站起身,一步步逼近,将陵光压在沙发上,不顾陵光拼命地挣扎,额头相抵,“可是阿陵,我的阿陵啊,我那么爱你,你不要丢下我。”


“爱我?”陵光放弃挣扎,冷笑道,“你爱的是陵光这个人还是陵光这副皮囊?”


字字锥心。


执明退开半步不可置信地看着陵光,他怎么能怀疑自己的心呢?自己早把一颗心都捧到他的面前,鲜活火热的一颗心啊,他怎么能就这样嗤之以鼻?


陵光趁执明怔愣,一把将他推开就欲逃跑。


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执明,伸手一扯,重新将陵光压在身下,另一只手便掐上陵光的脖子,一点一点收紧。


陵光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意识慢慢地抽离,耳边回荡着执明的喃喃自语“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离开我!绝不可以!”陵光最后的感觉,一滴滚烫的液体落在脸颊上。


执明就这样抱着已无生气的陵光坐了许久,摸摸自己的脸,干的,没有泪,是了,怎么能哭呢,以后,陵光再也不会离开执明了,该开心才对啊。


这样想着,执明便痴痴地笑了起来。


“这样多好啊!阿陵,你就这样乖乖的,留在我身边,再也不离开。”


   


叮!叮!叮!


三声铃响,执明睁眼,怀中哪里还有陵光,自己也被捆在椅子上,蹇宾站在一旁冷冷的盯着自己,眼中全是恨意。


“都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


“啪!”蹇宾一巴掌狠狠甩上执明的脸,“我把小陵交给你,你就是这样对他的!”


执明舔了舔嘴角的血,不答话。


此时,齐之侃推门进来,抱着一个人高的木盒,执明瞬间变了脸色,大声吼道:“放开他!”


齐之侃未理会,径直走到蹇宾面前,小心翼翼地把木盒平置地上,有些担心地看着蹇宾颤抖着双手要去打开盖子,还是没忍住开口劝道:“阿蹇,还是别看了。”


陵光是蹇宾的发小,让蹇宾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被他的枕边人做成人偶,栩栩如生的人偶,如何承受。


齐之侃上前,将蹇宾圏入怀里,两人默默无语。一旁执明拼命挣扎,像一头愤怒的野兽。


   


我想要你留在我身边,永远永远,可原来,留下你,也永远失去你。


  

评论

热度(30)

  1. 假陵光那个素素练苡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