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喵无素

一只摄影君,微博ID:摄影君无素。热衷于在乐乎上看文🤫,当然也欢迎大家找我约片,坐标武汉,设备:GFX50s

[执光] 半缘尽 (一)

清裳:

前言


画重点,敲黑板:执离粉以及离粉慎入!!!


OOC预警,私设如山


本文中,没有瑶光国,慕容离的身份为伶人,和陵光之间不存在国仇家恨。故事根据同名视频改编,视频过几天会上传。


原本是想三发完的我,结果一写起日常就停不下来了,估计又是大长篇,心好累。如果以后不想写了,我可能会压缩剧情,毕竟当初剪这个故事的时候,并没有想这么多,也没有想这么细。


日常挺无聊的,感觉把家长里短都写出来了,这可能会是一个讲执光日常生活的故事,如果有想看短篇,想尽快看到故事发展的,可以告诉我,这样我就有理由一发完了!




~~~~~~~~~~~~~~~~~~任性的分割线~~~~~~~~~~~~~~~~~~~




阿陵,你想要这天下,我把它送你可好?
你舍得?
为了你,便是命,我也舍得。




充满孩子气的话,换来那人莞尔一笑,如三月春光,明媚却温暖的恰到好处,直暖到执明的心底。
他在花丛中,微风拂过他的发丝,也拂到执明的心尖上,是带着微痒的刺痛,他要失去他了,这个念头蓦然出现在脑海中,那么真实,真实到如堕冰窖,连动作都变得迟缓。
执明伸出手,想要抓住眼前的人,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逐渐变得透明,融化在阳光中,变成空气,无处不在,也无迹可寻。
闭上眼,泪水滑落,一片冰凉。
再睁眼时,只有濡湿的枕边,布料黏在脸上,说不出的难受。执明翻个身,仰面朝上,看着房顶的木梁,心想,眼泪可真是烦人的东西,多余又无用。再转念一想,不知还能与他相见多少次,如若可以,他希望直到他死。




一、
典客署,继冷清多年后,终又热闹了一番。
天玑立国,天璇王和天枢王在得知天权王要亲自前往祝贺后,皆做了同样的决定。
现正处于各国互相制约的微妙局势中,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没有必胜的把握,谁也不想率先挑起战事。是以,一国君主前往,为表示诚意,其余各国君主也定是要亲自前往的。
陵光站在院子中,看着侍卫将东西一箱箱搬进房内。头顶的太阳大如圆盘,没想到天玑的天气竟比天璇还要热上几分。
“王上,您小心点。”气喘吁吁的声音引起了陵光的注意。
转身,入眼便是一身玄衣。
来人笑得灿烂,仿佛见到了分别多年的挚交好友。
“天璇王别来无恙啊。”
陵光微微侧头,避开刺目的阳光,打量着眼前的人,这便是那位吵着闹着非要来天玑看立国大典,害得自己也不得不来此一趟的天权王?看他通身气派,倒也确实透着一股纨绔子弟的气息。
“天权王不请自来,有何指教?”
说话间,执明已抢过身后人手中的伞,撑到陵光面前,恰好挡住了天上的太阳。
陵光本能想要后退,却又不愿在气势上输于执明,只得生生忍住。
“临走前,太傅嘱咐本王要多与各国的君主相处,好学学怎么当好王上。”
陵光怔了一下,完全出乎意料的回答。
“天权王倒也坦诚,既然如此,便请到屋内一坐吧。”
陵光率先走到屋内,挥退了忙碌收拾的众人。
“屋内杂乱,让天权王见笑了。”
“没有没有,本王那里也乱得很。”
执明说着便径自落座,拿过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也不忘同时给陵光倒一杯,然后一口饮尽,接连喝了三杯,显是渴极了。
陵光看着执明一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张了张嘴,默默将阻止的话咽回了肚里。如此不见外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虽然他是主,执明是客,但现在看来,执明倒是反客为主了。
陵光无奈地跟着落座。
“天玑国真热,本王一路走来,都要被太阳烤熟了。还是天权好,又凉爽又舒适。”
听到执明报怨,陵光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将手边的茶杯握在手中,沉默以对。
执明顿了顿,犹豫不决地开口:“我可以叫你陵光吗?天璇王叫着好拗口。”
陵光抬头,虽心中对执明的无礼要求不满,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天权王还是称呼孤王为天璇王的好,以免惹人口舌。”
“那我私下叫你陵光,有外人在的时候,我就叫你天璇王。”
陵光踟蹰,思索着该如何拒绝。执明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天玑立国大典结束,我回天权的路上刚好路过天璇。到时你带我逛逛天璇吧。我以前经常听朝臣们说天璇人杰地灵,山水风貌钟灵毓秀,与天权大不相同,可惜太傅总是不让我出宫。这次难得出来一趟,我一定要逛够了再回去。”
陵光原本正默默地喝水,听到执明的话,差点被呛到。这位天权王不是在说笑吧?
“这恐怕不妥。”
“哪里不妥?”
执明追问,现出了几分焦急。
“天权王贵为一国之主,当以国民为主,在外游玩耽误国事,恐怕不妥。再则,天权王若是在孤王的地界出了什么意外,不仅天权王得不偿失,孤王也担不起这罪责。”
“无妨无妨,我把天权武功最高的人都带来了,绝对不会出事的。”
“天权王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你实在不放心,那我立个字据,若我当真出了什么意外,都与天璇无任何关系。”
陵光再一次顿住了,这人的话怎么总是让人无法反驳呢?
执明见陵光不再反对,高兴道:“你既然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许了。”
“孤王…”
“好饿呀,这么快就中午了,本王先回去用膳了,咱们改天再叙。”
看着执明匆忙离开的背影,陵光有一瞬的恍惚,他这是被迫拐了别国的王吗?




执明在玩心的驱使下,早早地便来到了天玑。陵光与孟章在之后的同一天到达,一个上午,一个下午。
执明带着莫澜将天玑王城逛了个遍,正在无聊之际,陵光来了。于是便有了上午的那一次见面。
执明回到住处后,便拉着莫澜说个不停,内容无非是天璇王陵光生得如何貌美,气质如何出众,言谈如何得体…莫澜对自家王上的话左耳进右耳出,丝毫不放在心上。他的王上一向如此,独爱妙人,当初见到兰台令后,便天天把阿离挂在嘴边,一颗心里满满的全是阿离,丝毫装不下别人。现在见到了陵光,眼里心里便又满满的全是陵光。不知下次又会是谁。
这么想着,莫澜开始觉得他的王上将来定会是个负心汉,如此多情,又不专情,就是生来专门祸害别人的。
莫澜在执明的聒噪中漫无边际地想着,所有思绪被突然冒出的两个字拉回了现实。
“莫澜,本王这次就该带阿离一起来,像陵光和阿离如此出众的人,他们一定会相见恨晚的。”
他的王上终于想起还有阿离这个人了,还以为见到陵光后,就将他们的兰台令大人抛到了九霄云外呢。
“王上,天枢孟章王到了。”一名侍卫进来禀报道。
“知道了。”
执明兴致缺缺地挥挥手,依旧一副百无聊赖的状态。
“王上,你不去拜会一下孟章王?”看到执明没有要动的样子,莫澜小声地问道。
“去,当然要去,要是被太傅知道本王偷懒,又要在本王耳边唠叨半个月了。”
莫澜正襟危坐,等着执明率先起身。却不料执明只是顿了顿,又继续道:“可是本王好想去找陵光,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不如王上送点礼物过去,一来以示友好,二来顺便打探一下天璇王的动态。”
听到莫澜的建议,执明一改懒散的状态,直起身子,用力拍了莫澜肩膀一下,高兴道:“这个主意好,等回到天权,本王一定重重赏你。”
莫澜连忙跪地行礼:“谢王上。”
执明扶起莫澜,说道:“起来吧,去挑几件礼物,随本王去拜会一下孟章王。对了,派人挑一些天权的特产送到陵光处,记得一定要别致,可不能俗了。”
“是。”




孟章身体一向羸弱,又加上舟车劳顿,无可避免地病了。
由于孟章不方便见客,执明只留下了带去的礼物,便离开了。
回到住处后,又命人送了些名贵的药材过去。
不一会儿,去天璇送礼的人也回来了。
不等行礼,执明便迫不及待地询问起陵光那边的情况。
“小的去的时候,天璇王刚午睡起来。小的没敢打扰,便将礼物交给了天璇侍卫,顺便打听了一下天璇王下午的安排,守门的侍卫说天璇王下午打算去天玑王城转转。”
听完禀报,板凳还没坐热,执明便立马站起,对着莫澜说道:“快去叫人准备一下,本王也要出去转转。”
“王上,你这…”
“哎呀,你快去命人准备,有什么话等本王回来再说,不然就来不及了,快去,快去。”
莫澜便这么被执明推出了门外。硬生生将到嘴边的劝谏之语咽回了肚子里。那叫一个憋屈,那叫一个难受。
莫澜心不甘情不愿地安排好了一切,却在出门之际被执明拦住了。
“莫澜,你跟着本王做什么?”执明怀疑地看着跟在身后的人。
“王上,你平时出去,不都是臣陪着的吗?”莫澜也是一脸莫名。
“本王这次是要陪陵光出去,你跟着来做什么?你就留在这里给本王好好地看家。”
执明不等莫澜再说什么,便匆匆地出门了。




执明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做偶遇,什么叫做演技浮夸。
陵光看着执明夸张的表情,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没戳破那拙劣的谎言。
“孤王初来天玑,不甚熟悉,还要劳烦天权王带路了。”既然要演,他便陪他演下去,他倒要看看,执明要玩些什么花样。
“好说好说。”执明也不客气,自然地便走到陵光身边,与其同行。
“既然是出宫,我们的身份也不好暴露,你就叫我执明吧。”
执明说的不无道理,但这两个字却不是那么容易叫出口的。简单的两个字在陵光嘴里绕了又绕,张张嘴,声音却赖在喉间,不愿出来。再三犹豫后,终是在执明灼热的注视中勉强跳到了嘴边:“执明。”
声如蚊蚋,执明却是听得一清二楚,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得灿烂,嘴角的弧度像是定型般,始终无法落下。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




天玑重农耕,民风淳朴,虽还未立国,但也能看出其国力的强盛,街上人来人往,百姓安居乐业。同天璇天权相比,最大的不同就要数那隔几步便会有的算卦摊子了,倒也真如传言那般,天玑以巫术立国,百姓普遍信奉神明。
执明领着陵光逛了最繁华的几个街区,临近傍晚时,执明熟门熟路地带着陵光七拐八绕,最终拐进了某条巷子深处的一家门面普通,面积不大的客栈。
陵光看着朴实无华的店面,说道:“位置如此偏僻,难为你能找到。”
执明看着陵光,煞有介事地说道:“这个地方我可是经过多方查证,并亲自试验后,才找到的全天玑饭菜最好吃的地方。”
“哦?那我倒要尝尝看你说得是否属实。”
“不怕告诉你,这家的饭菜还真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
店里冷清,离饭点还有小段时间,陵光估摸着执明是担心一会儿人太多,排不上队,才提前了这些时间过来。
小二端来了茶具,白底青花,看不出,这家店的用具还挺讲究。
“二位客官要点些什么菜?”
执明看向陵光,问道:“你有什么想吃的或者忌口吗?”
看着执明一副强忍着跃跃欲试的神情,陵光摇摇头:“没有。”
得到了预料之中的回答,执明也就不再客气。流利异常地报了一连串的菜名。这位天权王对于吃的,还真是颇为上心。
在等菜的过程中,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看衣着,多为平民百姓,华衣之人鲜少看到。也对,达官贵人是不屑于降低身份来此的。




执明倒了一大杯茶,一饮而尽,接着便皱了眉头。
“小二!”
正在招呼客人的店小二被这声呼唤惊了一下,连忙过来,问道:“客官有什么吩咐吗?”
“去把我前几天留在这里的龙井泡一壶拿来。”
小二皱眉仔细想了想,好像确有这么一回事,才说道:“好嘞,客官您稍等。”
“这家店唯一的不好就是茶太难喝了。”
“小本生意,有茶喝就不错了。这么偏僻的地方,菜要好吃,茶还要好喝,不如你出钱资助他们。”
原本是打趣之言,陵光当玩笑说,按常理,听的人也只会当作玩笑一笑而过。然而这次陵光面对的不是常人,而是执明,不按常理出牌是他的一贯作风。
“言之有理,明天我就派人送来钱财,把这家店好好装饰一番,再把这里的茶全换成上等的龙井。”
看着执明一副认真的样子,陵光摇摇头,没再搭理执明。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把这个人给摆脱掉。
执明的主动接近和示好让陵光忌惮,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在不确定执明是大智若愚还是大愚若智的情况下,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评论

热度(4)

  1. 摄影喵无素清裳已退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