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钤堃/离光/啟裘]红线牵(上)

难得看见的离光😂

环佩叮当:

cp看标题。不接受的千万不要点进来。本人怂,拒绝任何形式的撕。


把千粉点梗的钤堃和离光梗结合在一起了。送给 @苏心糖北北  @昨夜星辰恰似你




天璇教的教主魏玹辰近来甚是头疼。 


他的大弟子、天璇教的少教主公孙钤最近老是嚷嚷着要出门游历江湖,当一个锄强扶弱的大侠。 


这出门游历倒也没啥,只是这当大侠的愿望…… 


要知道,天璇教可是一个魔教,而且还是江湖上的第一魔教。 所以这天璇教的少教主竟然一门心思想要当个大侠,自然是令魏玹辰头疼不已。 


魏玹辰想到了在教中唯一能制得住公孙钤的小徒弟陵光,派人去将陵光叫了过来。



陵光在后山崖上找到了正在练剑的公孙钤。


等公孙钤停下了剑招后,陵光才笑眯眯地凑了过去。 


“大师兄~~~” 


公孙钤收剑入鞘,扬起一个和煦的笑容。 


“是小陵呀。你怎么来了?” 


陵光大大的眼睛一弯,眼珠子一转,笑得古灵精怪。 


“大师兄,你是想要下山去吗?” 


公孙钤的神色暗淡了下来,有些失落。 


“这件事我已经跟师傅提过好多次了,但是师傅一直都不同意。” 


陵光凑近了几步,四处望了望,压低着声音说道:“师傅那你就别想了。说实话,我可是师傅派来的说客呢。” 


“你……” 


“嘘——”陵光坚起食指虚压了下公孙钤的唇,接着说道,“咱们还是偷溜吧。” 


公孙钤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陵光是魏玹辰最小的弟子,也是关门弟子。不仅长得玉雪可人,而且性子亦是活泼开朗,是天璇教全教上下都捧在手心里的心肝宝贝。 


若是他带着陵光偷跑了…… 


公孙钤狠狠得打了个寒噤,心里一阵发毛。


陵光见公孙钤有畏缩之意,忙又凑近了几步,低声说道:“现在全教上下都在防着你逃跑,若是你不带上我帮你,肯定走不到山底。”


公孙钤沉吟不语,陵光急了,更进一步说道:“你到底还想不想当一名人人称颂的大侠了?你想想,这世上可是还有很多受苦受难的人等着你去解救他们呢!”


公孙钤迟疑道:“那你可有什么出山门的办法?”


陵光知道计划就快要成功了,眼珠子一转,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陵光向公孙钤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附耳过来。



第二日寅时末,天光未晓。


一辆马车从山上缓缓驶下,停在山口的关隘前。


赶车之人正是陵光的小厮裘振。


“快开门,我家公子奉教主之命去外办差。”


守卫们面面相觑,心中皆是惊奇不已。


陵光向来被视为天璇教内的吉祥物,虽然传言他武功高强,但还从来没有外出办过差。


就在守卫们迟疑时,陵光自己挑了帘子探了头出来。


“怎么了?怎么还不放行?这可是师傅吩咐我办的第一件事,我怕赶不及还特意起了个早呢。”


守卫们可不敢得罪这位天璇教的小祖宗,知道了情况后马上打开城门放马车出行。



马车驶出了好一段路程后,公孙钤和陵光才总算松了口气。


公孙钤踌躇满志地握紧了手中的剑,一身的正气凌人。


“江湖,我公孙钤来了。”


陵光得意洋洋地笑道:“怎么样?果然还是要靠我吧?”


公孙钤无奈一笑,顺毛道:“是是是,小陵最厉害了。”


陵光得意地抬高下巴,挑了车帘出去坐到裘振身边。


“振哥哥,你把江湖上的事都打听过了吗?最近可有什么好玩的?”


裘振腾出只手为陵光搭上披风。


“听说两个月后在洛阳要举办一个武林大会。”


陵光的眼睛瞬时闪闪发亮,一脸的兴奋。


“走走走,我们去洛阳。”


裘振忙劝道:“我们到底是魔教中人,这样不太好吧?”


陵光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借口,义正辞严地说道:“他们召开武林大会肯定是想对付我们魔教,所以我们更应该潜入大会里去弄个明白。”


裘振溺爱地一笑,无奈道:“那行吧,就听你的。但是一切行动要听从安排,不准自己乱跑。”


陵光笑弯了眼:“好~~~”


至于公孙钤?只要跟他说是去参加武林大会,他毫不犹豫得就同意了。




反正我还是那句话吧,演员的行为不要上升到角色。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