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陵光那个素素

【离光】光影随行完结

【离光】光影随行

因为不太记得自己写到哪里了,所以根据印象来接着写吧。

然后今天旅拍结束了,开森!
—————————————————

你相信命么?有时候,人不得不向命运低头。陵光这么安慰着自己。

公孙钤带来的兵马包围了他的寝宫,所有的宫侍都被换成的公孙的人,而这一切都是在他睡梦中完成的。这不是早有布置又是什么?

“公孙钤,你可知道逼宫是何等罪名么?”陵光一袭紫色常服,端手站着对公孙钤说。

“微臣只是不希望王上被妖孽所惑。”公孙钤拱手跪下,表情诚恳,言辞切切,“慕容离本就是瑶光送来的人质,本身也带着罪名,王上何必对他如此关注?他三番五次欺骗君上,早已不值得王上倾心,王上还看不清其为人么?”

陵光冷笑:“爱卿不愧是朝中口才第一人,哪怕是这等犯上作乱的罪行,从你口中说出来,也变成忠义之行了。”

公孙钤不答。

陵光瞟过他一眼:“孤王从来就没看清过谁的为人......你不就是个例子么?”

往后几日,陵光都没吃过寝宫,公孙钤对外宣称陵光病重,却对详细病情一概保密。

人的思想是很奇妙的事情,有时候一点点线索,就能编出一套爱恨情仇的大戏。

例如现在,公孙钤正直善良的君子风范已经深入人心,以及他作为两朝忠臣的丞相的门生,说出来的话众人都是信的,再加上一些小道消息出来,说王上是因为慕容之死一事整日颓靡,众人还真就以为王上就是这样不肯上朝。

毕竟有裘振这个例子在先,朝臣们丝毫不怀疑自己想错了方向。

在这样的状态下,“兢兢业业”帮着打理天璇的公孙钤反而成了人人称赞的对象,不过八九日,就把各路人心收买到位,不肯服从的也是敲打敲打,再赏一块糖。

这日公孙刚走进寝宫,就闻到里面飘出的酒香,陵光颓然坐在榻上,就着一小壶酒细细品着。

陵光喝的挺少,也没醉过去,见来人是公孙便完全不想搭理。公孙说了几句他也没听进去。

“王上如果还不肯妥协,那王上,就去陪着慕容的吧。”公孙钤狠下心说出这句话。

“你!”

果然陵光听到这句话就有了反应,公孙半低着头,掩饰眼中的情绪。

“罢了,孤王现在还有的选么?随你如何吧。”

......
公孙钤到底不舍得杀了陵光,只是将他软禁在慕容离的墓室里。

时间一晃,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陵光在密室中少见日晒,本就白皙的皮肤如今更是洁净通透。

撩开纱帘的瞬间,公孙钤心头一阵荡漾。

扑倒在棺木前的陵光已经睡着,微卷的头发散散地铺在地上,抹额上的羽毛搭在眉间,如葱的玉指还半握着酒壶。

公孙钤定了定心神,上前抱起陵光,送回榻上盖好被褥,看着陵光的睡颜出神。

半个时辰后,公孙钤确认了一下四周的机关,小心翼翼地出了密室。

然而,这天下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呢……

慕容离的确没死,那日他在城墙上中毒吐血,然后狼狈逃走,暗中联络了以往的属下,替他解了毒。

若是公孙真心帮他离开,或许他不会再踏进天璇一步。可如今公孙想要他性命,他就不得不更警惕一些。

他开始动用这几年布置的棋子,将天璇王城的消息一点点收回来,才惊觉公孙钤已经清洗了朝中势力。

慕容离暗知不妙,派庚辰去王宫打探,蹲守半月才查清陵光已经被囚禁在密室。

慕容离面上无什表情,庚辰却知道自己主子恐怕定要插手此事了。

这次的任务比以往更艰难,却布置得比往常更迅速:

三天十封信件,送往天璇的几处暗桩。

两天,沿途路线已经确定。

最后四天,则是反复推演。

救人的前日,天璇王都大雨倾盆,仿佛要将天璇的罪恶洗刷干净,也将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掩盖过去。

当晚,皓月当空,万里无云。

王都左侧一排宫殿突然起火,熊熊火光映亮了半边天空,比月辉更甚。宫侍兵马纷纷赶往失火之处,整个王宫一片混乱。

而那天,公孙钤正在城外因事耽搁。等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宫中早已乱作一团。

他心中一凉,立刻冲向密室,漫天的火光里,肉眼又如何找到陵光的身影?

......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撒下,照亮了一块艳红的衣角,衣角上乖顺地躺着几根羽毛。

评论(6)

热度(23)